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2(Sat)

回到過去●拐回家看老媽

<回到過去●拐回家看老媽>

夏天,潮濕炎熱的氣候,即使開空調還是感到莫名煩燥悶熱,有很多辦法可降溫消暑,吃冰則是其中最簡單容易的清涼方式。

為討好卡卡羅特,這幾個月拉帝滋都會照達列斯所說到超市買許多相關用具和甜食,廚房冰箱內有各種做簡單冰品所需的材料,像是新鮮水果切片、日式淋醬或蒟蒻等配料,想吃只要取出來再淋到削好的牛奶冰上即可享用,方便又快速。

“嗯哼…這次要用哪種好咧~~~”站在冰箱外,達列斯在五顏六色冰品配料上左晃右看,遲遲無法為這次的冰品裝飾主題下決定,雜誌上圖文並茂,每一種看來都是美味又可口,光是想像那些進入口中的滋味,那入口即化的瞬間,口水就快滴下來“算了!就隨便選一種吧!到最後每一種都有機會吃到的!”

賽亞人胃口無限大又不會變胖的體質,在這時候真是令所有欲保持身材女性嫉妒又羨慕,碰上不知該先吃哪一種時,直接豪放吃遍所有口味是最阿莎力的辦法。

“……”
“嗯?是羅利小貓啊?哎呀呀,又被悟空小貓用道具將你變小了?真是惡興趣~~”以略低視線看向外表十來歲的少年壞笑,但看了三秒後,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怎麼有點怪怪的…”

一,身上穿著衣服不對,布羅利被變小所穿的不是本來那裸上身衣物腰間繫紅布樣,就是普通少年所穿衣服,絕非賽亞人正式戰鬥套裝。二,太安靜了,過去每次他說這種話,一定馬上被對方踹一腳揍一拳,沒現在這麼安靜。

唔,好像還有另一個可能…難道是…

“跟我回去探望母親大人。”說完,立刻施以蠻力把達列斯往身上一扛,不顧意願的往外衝。
“喂!等等!現在是--!”當下做出正常人會出現的反應,掙扎亂叫,然而…

“咚!”

往後腦勺瞄準一打,暈了,不願多費唇舌的年輕賽亞人扛著暈眩男人,快速飛去暫時停駐庭院上外型流暢型的時光交通工具,然後離開。

過了半小時,待在客廳等待冰品許久的男人疑惑,往廚房走去。

“奇怪…弄一個冰有這麼久嗎?該不會想嘗試上次電視上看到的高難度做冰技術吧…”皺眉道,以達列斯個性,的確可能將時間浪費在講究外觀技巧實際上內容差不多的事物上“唔…?怎麼沒人?”

靜下心欲尋氣找人之刻,卡卡羅特看到一張貼在冰箱門上的便利貼,上寫…

『母親大人想見達列斯,先借走了,馬上回來。 布羅利筆』

“呃…這個小羅利…是那時空的嗎…”快速過濾分析,猜出留言者為誰時,不安滴汗,為什麼他有點不祥預感纏繞心頭“該不該去找他呢…”

或許去和布瑪或特南克斯商量下比較好。

----------傳說中的分隔線-----------

“達列斯…達列斯!嗚哇!小羅利你讓達列斯真的死了!”
“沒。”
“但他都不動…也感覺不到他的氣!”
“用力打。”
“啊?”
“用力打到他死。”
“…但我就是不想他死啊!小羅利…”
“嘿嘿…”

這是男人自打昏醒來後聽到的第一段對話,聽了半天還是摸不著頭緒,沒啥邏輯道理可循,不過也沒差,過不了多久,他就被痛醒了。

“喂…這是對待受害者該有的態度嗎!痛…咦?”胡罵亂叫一通,接著,被趴在身上淚水猶掛眼角閃亮的少年驚到。

卡卡羅特,為什麼你是卡卡羅特?我的哈尼不論哪個階段都長得好美啊…

趴在身上的,是年輕版的卡卡羅特,過去他和布羅利坐時光機回到過去逆轉歷史後產生的並行時空,距離上次兩人前往未來會面有一年多,不過現在的他們看上去卻是約莫13歲上下,兩處時間的流動非常不一致。或許見到達列斯和貝吉塔的戰鬥服都有護肩或披風造型,他的右肩也有防衝擊的單護肩,以及特意設計不協調單邊紅色披風,配合一出場即抓住現場目光的耀眼淺色髮,渾身不覺隱隱散發貴族氣息。

旁邊的長髮少年,個子明顯高出小卡卡一個頭,他猜八成是布羅利,身上的戰鬥服裝扮依舊是那款無肩造型,在腰間繫紅布,只是…感覺不太一樣,似乎更邪惡,更不愛說話。

“醒了。”安靜不多話,小布羅利指道。
“但傻了…你真的只有打他一下嗎?”扁嘴道,另一時空的情人已經像傻子盯自己看了五分鐘,卻不發一語,連手在面前晃動眼睛也不眨一下“比三年前回去時見到要更傻了,媽媽見到會罵的…”

“不會。”
“…是因為達列斯本來就傻了,所以再用得更傻也不會被罵?”長久相處下來,小卡卡已習慣不多話的少年個性,可從他簡單幾個字配合眉目表情猜出大多數意思。

“你們這些壞小貓啊…在別人背後說壞話不好,在本人面前坦白大聲說就更糟吧!”思考結束,達列斯忽然伸出雙臂抱住金髮少年,咬著敏感耳廓壞笑道,只是…“…羅利小貓!別和我搶!”

疼愛不同時空情人到一半時,另一少年也不甘被冷落,加入兩人行列,很自然熟練走到兩人旁,捉住同伴空中擺動尾巴,細細揉按賽亞人敏感特徵,引出嬌嫩變聲前的童音喘息聲。

“這不對吧?”呆看了一下,感到哪不對勁,達列斯大叫,這時空的兩隻小貓不是都歸自己嗎?為什麼…他們兩人玩起來的默契指數極高,好像過去就常這樣玩一樣,非常熟悉對方的性感帶。
“哪錯了?”撫在小卡卡臀上的手未見停歇,布羅利挑眉望向男人,很邪很邪的說“有意見嗎?”

“呃…”一時語塞,然後他在心中開始懷念自己時空那隻布羅利的種種可愛處,至少那隻生化賽亞人帶給自己的感覺還沒有這麼…有殺氣。有話藏在心中不是達列斯的作風,看兩隻小賽亞人互玩不到多久,再次開口“該不會…本大爺不在時你們都這樣玩吧…?”

“你覺得呢?”反問,臉上神情已經寫出答案,是。
“……”
“當然,這裡的達列斯是不知道的。”邪笑,身負賽亞帝國重任的男人很少在家,幾乎天天出差在外替貝吉塔皇族工作搞外交建關係。因此,本來定義為小媳婦的兩隻賽亞人,偶爾也會在家玩起些遊走禁忌邊緣的小遊戲,像是互親互摸之類的培養感情打發時間的休閒活動。

“本大爺在這還真可憐啊…”

從小養到大的童養媳還沒等到成熟時享受,他們兩人倒自己先玩起來了,真是…太過份了!兩隻『小受』怎麼能先玩起來?

“這怪毛病原來是共通的啊…”小卡卡指的是一不小心就說出內心所想之事。
“什麼叫兩個小受…”對這用詞比較在意。


“算了,別管達列斯啦!媽媽她們還在餐廳那等我們!”比起討論兩時空達列斯不同或相同之處,他們媽媽們交待的任務要更重要,如果沒即時完成就…會很麻煩!
“…唔…”感覺男人一時半刻不會脫離亂想處境,小羅利決定,還是再一次打昏他好了。

“咚!”連叫都沒叫,男人在今日體會到連續兩次的頭部重擊,以暈眩被少年扛在肩上之姿搬到三賽亞女人所在處。

--------傳說中的分隔線----------

貝吉塔行星某高級餐廳內。

“卡卡羅特這小子太久了吧?”講求效率,翠碧俐又一次的望向時鐘,她的兒子和布羅利差不多該帶人回來了“話說回來,為什麼你會想看未來的兒子?”
“哎,還不就達列斯那壞小狗天天都忙著公事啊~~~回來也只顧著看他的漂亮媳婦,都忘了媽媽的存在~~好傷心啊~~”母親大人假哭道,右手順便往經過的帥哥男服務生屁股摸了一把,絲毫看不出哪裡傷心難過了“嗯~~手感不錯,可惜沒我家兒子體格好啊~~~”

“…暗達伏…你該不會想對你兒子…”布羅卡卡的母親們一臉黑線望去,眼前這女賽亞人的確可能做出這事的…“
“哈哈哈!怎麼可能呢~~那笨達列斯只是欣賞用的啦!愛看美好事物是人的天性不是嗎~~~”嘴角上揚邪笑,用力拍拍同伴們的肩膀。
“……”還是懷疑。

此時,兩位小朋友也完成任務,從另一時空非自願被拐回的賽亞人順利送達,雖然…是以不太光明正大的方式敲暈帶回來。

“媽媽,達列斯帶來了!”穿過大門、擠過層層人群,走過長長走廊,終於帶人來到最裡邊屬於高級戰士用餐的區域。
“在哪?”長相酷似卡卡羅特超化後黑髮版髮型的女賽亞人疑惑道,接著,她看到肩上的人“那個大型垃圾不會就是了吧?”

“呃…呵呵…”傻笑,當初翠碧俐她們是要求『請人』過來探望她們,而非『拐人』“媽媽…別生氣啦…”
“沒差啦!那時空的小狗就算打死還會再復活不是嗎?小俐對孩子不要那樣嚴謹啦!”隨性的達媽大笑拍肩,替暴力行事的小朋友們解圍。她用力拉住昏厥男人橘色背心,用力在臉上打了十來個巴掌,以特殊方式喚醒兒子“喂!快醒來啊!要不然你的卡卡羅特就會被小羅利給吃光抹盡喲~~~”

其實這時空布羅利很想偷偷吃掉卡卡羅特已不是大新聞,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兩人間的曖昧情感,名義上兩隻雖是掌管貝吉塔行星上眾多事務實權男人的未婚妻,事實上,這三角關係遠比想像中的更複雜,兩隻常一起出任務朝夕相處的小賽亞人感情不見得比和他要差。

而且,年紀越大,傳說中的賽亞人想吃掉好友的意圖跡象就更顯明,很多賽亞戰士閒時就在旁下賭,看布羅利何時會忍不住衝動搶在達列斯前面吃掉卡卡羅特。賭局從四、五年前就設下,範圍從十歲到十八歲都有,其中以猜測十四歲會偷嘗禁果的人最多。

不過,很多人所不知的是,成為賭局中心角色的賽亞男孩本身就是開創這賭局的最大幕後黑手,請拉帝滋擔任莊家一職,而他則在背後默默觀看賭金分佈範圍。為此,他打算忍到十六歲生日那天再吃掉,只要搶先達列斯也就行了。至於大家是如何判定卡卡羅特被吃與否,這又是秘密了。

“痛!別再打了!本大爺引以為傲的臉就要被打壞了!!”又痛又麻,連續暴力拍擊的臉頰已黑中透紅,發出微微燙熱感“咦…你是…”
“你娘啦!幾週不見連老媽都忘了嗎!?你這小子只顧公務連老娘都忘了!虧我們長得還這樣像!”後面那句見到自己發出的疑問使她大怒,搖晃力道加劇。

“哎!?哎哎!痛啊!”茫茫然,被抓住衣領的男人被母親大人用力搖晃。
“雖然長得一樣,但他不是這時空的達列斯啦!搞錯了!”母親教訓兒子或許是天經地義的事,看在小卡卡羅特心裡又是一番心酸感,挺身而出解釋“他暈這麼久,還沒完全清醒啦!”

“噢,不好意思啊~~~認錯了哪~~誰叫你們都長得一樣…”抱歉笑,不過暗達伏臉上卻不見太多愧疚之情,耐打的兒子給媽媽練練拳頭也不為過。
“疼…”摸摸發燙的臉頰,他今天是招誰惹誰了,怎麼莫名發生一大堆衰事…“謝謝小卡卡哈尼啊~~~還是你最好,見到本大爺被打會心疼啊~~”

“紀念品!”他和布羅利雙雙在男人身上來回摸索,尋找任何像是禮物的東西“你從未來到過去,應該要帶不同時代的紀念品給我們啊~~”
“啊?原來只是為了紀念品才站出來說話嗎…”僵住,小小失落感上心頭。

“好像玩過頭了…”手指戳戳還在玩的金髮小朋友。
“紀念品紀念品…什麼?”順同伴所指方向望去,某達失落恍神中“啊!達列斯別這樣!我們只是鬧著玩的啦…!當然不是為了紀念品…!!”

想開一個甜蜜的小玩笑逗逗男人罷了,卻沒想到真的被對方當真了,很少如此玩的少年緊張言語安慰,卻沒啥作用,依舊恍神。

“怎麼辦…”不知不覺坐在達列斯大腿上安慰,還是沒效,卡卡羅特有點急了。
“親他。”布羅利如是道“不管哪時空,他是色狼的事實不會變的,親了會醒。”
“啊??現在?人好多啊!”環視周身,高堂滿座的餐廳處處是人,他還不好意思太大膽。
“……那我來。”
“咦!!?”

最後,竟是小羅利頓了頓,轉過達列斯臉吻上去,霎時,有如一道急雷直直墜下擊至小卡卡心中。

“呼,醒了。”拉拉表情呆滯的男孩道“嗯?你表情怎怪怪的…”
“……嗚哇!”哀叫,不甘輸給對方,他立刻抓住男人親下去。
“哎??”

“卡卡羅特你在做什麼?”出聲的是恰巧也和部下那巴到餐廳吃飯的王子殿下,從稍才聽到對桌吵吵鬧鬧聲音就猜到那桌的有誰,正想走過去打聲招呼,就目擊令他驚嚇的現場畫面,卡卡羅特緊張抱著另一時空男人親的那幕“達列斯為什麼會在這?他不是還在任務上嗎?誰來給我解釋下!”
“殿下等等別激動!”拉著身材較瘦少年手臂,那巴很吃力的勸道,力氣遠不如主子的他快拉不動了

“嗯…”已經醒來卻裝傻默默享受被年輕少年唇碰唇的美好觸感。

突然,現場變得有點混亂,一個緊張怕輸的少年抱著膚深男人猛親,其實早清醒卻假裝茫的人,誤會自己做錯事的傳說賽亞人,以及不爽喜歡的人當前親別人的王子殿下。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