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10-16(Thu)

Knott’s Scary Farm●中

汗,雖然在旮旯那有註明最後段是月迷提供的,但在文本中沒寫,copy發上來就忘了再補說otz

感謝月迷回覆時的那惡搞對話唷,大感謝!!!!!XD

------------------

Knott’s Scary Farm●中

“等下我们再找其他鬼屋嚇工读生吧!”嚇人嚇上癮,来开第一个鬼屋后布罗利小声邪笑说“我喜欢看他们被嚇的表情…”
“但那些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感觉满可怜的耶…”不时回头望向协助民众从抓狂鬼怪手中逃离的黑衣工作人员,悟空有点心虚,为满足自己快乐这样做真的对吗?

“放心放心~他们没在手册上写就代表没问题的~~”已经找好下一个闹事目标,邪气扬起。
“噢!那我们走吧!”刚燃起的罪恶感立即灭掉,开开心心和长髮赛亚人离开,被带坏的程度加深。

不准游客嚇人的规定当然不会写上手册,因为,普通地球人哪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嚇人,布罗卡卡两位利用战斗速度和飞行技能於嚇人上,根本是彻底的大作弊行为。

或许此次被嚇之人过多,引起诸多不必要混乱,明年此刻鬼屋的基本规定中出现不得以奇怪不知名手法惊嚇鬼怪工读生之规,也是后话。

“哇!好有童心啊!这样年纪还来玩呢!”悟空开心手指道。
“……她们不会玩到一半就嚇死在路上吧…”目光顺所指之处看,布罗利突然囧了下。

前往下一鬼屋路上,他们看到两三位白髮苍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行动不便坐在轮椅上任人由后方推,脖子上和手上都掛满园内贩卖的五彩发光纪念品,活像几具假人在轮椅上滑来滑去。

“但她们表情很开心啊?”那些婆婆们嘴角微微上扬数分,动也不动的坐在椅上。
“是被嚇呆了没有其他反应吧…”再黑线,他怀疑带年纪一大把老祖母到年轻人挑战心臟强硬指数的游乐园的人,肯定是贪那笔庞大遗產想要嚇死她老人家再趁机刮分…“嗯?”

“罗利…你想的东西好奇怪啊…为什么我都读不懂…??”偷读心先告状的坏孩子,扁嘴抬头道。
“呃…没什么…”然后,园中一家家佈置成鬼屋模样的餐厅或小酒馆让布罗利很好奇“为什么会有人想花钱到这裡吃东西…又不会说特别好吃吧…买票进场的重点不是在逛鬼屋被鬼嚇吗??”

“一定是裡面的东西特别好吃…!”说着说着嘴又馋了“我们也去…哇啊!”
“这一条队伍突然开放了!”眼尖瞄到,打消悟空续摊狂吃的念头,继续下一个主题的嚇人计画。

----------传说中的分隔线---------

相对於孩子心肠的悟空和布罗利两人,另两人的游乐方式就完全不同,是布罗利所不能理解的花钱买门票到裡面安静坐在餐厅内吃东西的那一群。

除了开头进场有被躲在迷雾或树林中的妖魔鬼怪不成功捉弄,之后达列斯便带着卡卡罗特到园中气氛良好的餐厅用餐,坐在播放可怕音乐的餐厅内,一面品着上好红酒,一面悠哉閒哉观看路上被嚇得魂飞魄散乱跑的男男女女,特别的意境。

“很好吃对吧~~~特别事先调查过这家的特别套餐很讲究的!”切下一块外表像手臂的肉,说完外头传来一声女子被狼人嚇到的惊声尖叫。
“看起来有点噁心…”汤匙挖了一口骷髏脑中的浓汤,卡卡罗特觉得自己在喝脑浆“达列斯,你的手怎么了?”

移开挡在中间忽隱忽现的惨绿鬼火蜡烛,近距离观看包满绷带的手臂,抬头望了下男人,慢慢撕开染成暗红色的绷带。

惨不忍睹,见骨的创伤上有无数细小虫子蠕动爬附,发烂成暗色的肉块在虫子乱爬下令人作呕,似乎还有淡淡绿色中毒的跡象。

什么时候弄成这样…没道理我之前没发现啊…?
难不成他得了无法根治的绝症…?不会吧…

在卡卡罗特陷入极度负面的猜想时,对面的达列斯忽然大笑,快流出眼泪伸手拍拍担心的男人。

“你笑什么…?”不解,已经重到绝望所以神经错乱?“要不要现在去给天天看一下…应该可以治的…”
“哈哈哈!哈尼…你太可爱了…”擦掉残余眼角泪水,左手臂一抹,噁心到爆的创伤瞬间不见,只见他右手多一个类似胶状物的东西,花花绿绿,不正是刚才令人担心是绝症末期的玩意吗“这是我在网路上买的啦!你看看…这做得多真,上面还有会不规则动的假虫和底部流动的假血假肉!连哈尼都被嚇到真情流露…等到正式节日时一定可以嚇到更多人!哈哈哈…!!”

“……达列斯”不易察觉的愤怒一闪而逝。
“嗯嗯?”吞下像眼珠的肉冻。
“你喜欢熊猫吗?”
“噢?还满喜欢的,怎啦?”挑起像血管的海藻。
“那我让你成为国宝之一吧?”

“碰碰!”两拳声下,达列斯抱住双眼惨叫,可惜乌青在肤色深他身上并不明显。

“嗯…这样看不出来是熊猫…你干嘛要这样黑?那先将你身上洒满水再带到极地冻一下,让你全身寒毛都结冰成霜就会有白色效果…还是要将白色油漆往你脸上洒?或立可白也不错…”怒极反笑,这样是最可怕的情况。卡卡罗特自顾自拿出钱付了餐点,抓着对方衣领,像拖货物般往外拖着走。
“啊啊啊!哈尼啊啊!我只是逗你啊!不要这样认真啊啊啊啊!”惨叫声堪称一绝,惨烈程度连外面的鬼和被嚇之人都停下动作,安静望着拖着地上男人走的漂亮男子,想了解究竟何物能使人產生这声音。

最后纵使没真的被泼满水丟到极地或洒满白色油漆,但爱恶作剧的男人也被大庭广众下一路拖了半个园子,和古代关在牢车裡当街游行没两样,甚至更惨。

“以后我不敢了…”哀叫。
“你敢的话我就照那鬼屋中的设计让你每种都死一次,先将血都放乾再做成标本…”
“哈尼…你太狠了…”
“谢谢夸奖~”
“TAT……”

------------传说中的分隔线---------------

嗯,稍微处罚一下也就差不多了吧…看达列斯这表情应该是已经学乖了。

“咦?”将男人拖到旁边空着的长椅坐着,一路身形敏捷闪过两三个朝他惊嚇的鬼怪,卡卡罗特走到旁边贩卖各种装饰品的小店。

“这个很适合你呢!”替对方套上刚买来的战利品,调整位置。
“啊…?兔子耳??”摸摸头上多出的耳朵样饰品。

与兔女郎们戴在头上的白色毛绒绒耳朵差不多,差别在这对鬼屋乐园专卖的会发亮,内部搀有如圣诞节五顏六色发亮的小灯,即使视线不佳的夜晚也能藉花花绿绿小灯辨识所在。应景的相关小品人手一个,有些人买兔耳戴,有些买一折便起化学作法发出萤光绿的圈圈套在颈上手上,也有类似牙套的產品,不时在嘴中散发彩光,搞笑意味浓厚。

“没想到卡卡罗特觉得我和兔子一样的可爱啊~~~”兴高采烈地自我替其注释。
“不,怎么可能。”不留情面当下反驳“否则你这样黑…还故意挑今天穿暗色系衣服配金属装饰品…那些乾冰一出,雾一起来就看不见了~~~让你戴这只是为了增加你存在度罢了~”

“啊…不会吧…”自信心瞬间丧失,垂头丧气,没想到一切只是他那美好的幻想吗…
“……哈哈哈!”终於看不下去年长赛亚人的难过表情,他边笑边拍肩“开玩笑的啦,再黑还是能用气感应到你的啦~~~”

“…所以重点是不论怎样我就很黑…”自暴自弃中,然毕竟是乐观至上的达列斯,没几秒就忘了,他被隨手拿起摊贩上长棍舞动的卡卡罗特吸引“哟?很会耍棍嘛~~~”
“嗯?当然,在十五岁以前都我都是用爷爷留给我的如意棒做武器的呢~~”似是怀念童年时的回忆和舞棍手感,卡卡罗特不自觉已经动作转大,开始於摊贩前的小空地自顾地耍棍练武。

动作很俐落嘛…不如本大爷也来秀几招。

“嗯哼~~”於是,他也来到小贩前取了把萤光绿的光棍,稍微试了下手感,欲趁卡卡罗特不注意直攻偷袭。
“嗯?想偷袭我还早得很~~~”坏笑,手上时尚靛蓝棒早已高举破招,顺着舞了一圈,化解僵局“你也会玩这?我以为赛亚人只有练肉搏战呢~”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啦~”扬棍一甩,立於身旁“但以前到其他星球也见过类似武招,一时兴起就学起来囉~不如我们来玩一下~~~?”
“正合我意!”微笑,收棍,卡卡罗特脚一移,身形如影,倏地朝达列斯右肩挥下,开始莫名的练武对招的小游戏,只是他们手上的武器非神武仙器,而是纪念品性质大过实用价值的玩具。

不使劲纯过招,抓准力度避开要害,招式变化多端,忽高忽低,对招约莫十分钟,卡卡罗特发现论攻击创意花招下,达列斯可说是天才级战士,次次都有他未见过的招,而自己的攻招也常常於成功之际遭奇招化解,被对方一个简单的动作反而成为无用赘招。

过去会和他苦战不是没道理的呢…

半晌,过癮了,卡卡罗特使个眼色,双方立即结束激烈萤光棒之对招,终止。

“啊哈,很久没这样玩的说~~~”邪笑,空中翻滚一圈落地。
“嗯,许久都没用这种棍棒的武器了~~”虽未到全力对战时的畅快感,需利用脑力劲想破招接招的斗法也别有一番趣味“咦…好多人…!”

直到此刻静下心,超化男人才发现他们在无形中已被层层人群包围,留给游客行走的大道上已然绕他们围成一圈,不分客人或鬼怪员工皆成为临时现场观众,从对招开始至此安静站在外边看戏。

“好厉害!!”了解表演已真正画下句号,热烈如潮掌声骤起,连不远处进行表演的火舞秀群众也因临时兴起的举动被分散注意前来观看,达列卡卡两人成为此刻园中的炫目焦点,还有许多人欲效仿急忙到稍才小贩处指名购买同款萤光棒,想使出同样绝酷效果。

“呃,这个…”脸红,不太喜欢突然成为目光注意所在。
“哈哈哈哈!哈尼和我果然很像!很喜欢被大家关注啊!”非常自恋的达列斯向众人挥手致竟,彷彿巨星对爱慕他的影迷歌迷般。

“…我们先去逛鬼屋!”眼尖发现人群中有处较鬆散,从后用力推情人离开热情民众聚集现场。
“害羞啦?”也不急着换姿势,他很乐於被人服务“啊,一定是不想让太多人和你抢我~~~想要多一点两人相处的美好时光对哟??”

“…不是啦!”急於否认,却未看清前方事物,『咚!』的一声重重撞上他们今日见过鬼扮得最华丽的工读生,撞上一整株上面掛满奇怪异型生物的道具树“哎,对不起…”
“想要买一点鸟吗!?”戴上鸟型面具身穿黑斗篷的怪物突现询问“我的鸟保证非常非常的便宜~~~!!”

“呃,这…谢谢不用了…”尷尬一笑,拉着达列斯继续往最近的鬼屋衝。
“哈…哈尼!先等我将头上的笼子拿掉啊啊!”

“……哈哈哈!”转头看身边人样,狂笑“满适合你的…”
“…喂喂!啊痛!先让我找机会拿掉再跑,要不就跑时不要乱撞奇怪的东西啊…”不小心套上怪道具在头上的男人死命哀叫,头频频撞上莫名出现障碍物,眼冒金星。

“快到了,乖~~”魅力四射对半关在笼中的达列斯微笑,放电。
“……啊啊啊!欺负你的亲亲未来老公就这样好玩吼!”抱怨,可惜怒气在看到漂亮勾人双眼后立时化无,气不起来“哎…被你吃定了…”

“糟糕,排队太久了…我们直接瞬移找小罗利和悟空他们…”偷懒,两指置额前寻气,消失。

------------传说中的分隔线-----------

第二个鬼屋,布罗卡卡两人选的是医院主题的鬼屋,整栋建筑物外观装饰得一副废弃医疗中心,惨淡的红十字遭岁月侵蚀斑驳色泽脱落,灰灰濛濛的外观,油漆分佈不均,粗长深绿藤蔓顺势攀爬墙上,开出噁心的鲜红花朵,好似吸取人类血液因而长得滋润。

这栋鬼屋和小丑乐园一样,同主题的鬼怪不守职责四处漫步,抓到机会便偷偷混进人群中,趁游客开心和朋友聊天时加入,嚇得少女大惊失色,表情扭曲。

恐怕这些对普通客人可到达嚇唬目的的鬼怪碰上赛亚人都无用,神经大条的他们还是一如往常的嘻笑聊天,张牙舞爪的鬼怪们碰上这两个不懂被嚇情趣的男人,徒然增加自身失败颓然感。

像是…

“哇!你的眼睛好酷啊!是怎么弄成白白的??”悟空看见衝上前嚇人翻白眼的女护士笑道“该不会天生就这样?”
“天生的话…那不就白内障成瞎子了…”对矮自身一截鬼儿摆摆手,要他去其他地方嚇人。
“噢,也对呢,她好可怜哦…”转头深情对望,用力对漂亮女鬼摇了两下头,离去。

“……”突然觉得自己很悲惨的女工读生。

或是…

“能够将腰像后弯成这样打工一整天嚇人也真不简单…”站在旁边空处,布罗利感嘆道。
“如果搔她痒的话会怎样!??”兴奋。
“似乎不错…那卡卡你先搔…”
“好!”话声刚落,一阵怒吼从旁传出。

“你们谁敢搔我痒害我倒下我就和谁拚命!”厉声尖叫,一双怒目直盯心怀诡计赛亚人瞪去,依旧维持困难的后下腰姿势。
“……好凶!”情势逆转,之前没被嚇到的赛亚人突然被表情转狰狞的少女嚇跑。

“……呜,早知道就不从事这打工了…难得看到帅男却要用这样尷尬的姿势和浓妆…”实际上只是不愿丑样一再被帅哥盯看。

就目前得知结论,赛亚人对正常地球人感到害怕的事物都是无动於衷,惊嚇无效。
发怒大叫的女人却相对具有可怕潜力。

-------------传说中的分隔线----------

“……”一再碰到类似的嚇人招式,布罗利已经可以预测到何时会在哪边出现鬼怪嚇人,不会被嚇的他有点腻了。
“都不是很可怕啊…!”和左边的半脸怪招手,再向右边血淋淋躺在病床上的女尸挥手,悟空也觉得颇无趣“咦!!?罗利…?”

忽然,整个人用力被拉到旁边,算不上房间,和外边指是角度设计上的错觉,整体算仍是较为隱闭的空间,形成悟空在角落布罗利站在外边挡着的形式。

“罗利??”“来不及问,遭冷空气袭击有些冰冷的唇已然碰上自己的,邪恶地略夺口内空间领域,积极佔领。
“反正也无聊…就偷偷做一些有趣的事吧…”伸进大衣内,右手抚碰对方的腰,唇肉磨擦磨擦,麻麻的快感,压制下的情慾缓缓烧起,有些冷的四周被感染似变暖“带有罪恶感的吻比平常更好…从卡卡你的反应感觉得出哦…”

“唔…”闭眼享受,无暇回答,靠得更紧,无视周遭的尖叫乱吼恐怖乐声,此刻只有两人,其余地都显得不甚重要。

或许真如罗利所说吧…同样的事在罪恶感趋使下,真的更刺激更好玩了…更能进入状况…

顺着本能行事,这方面激素分泌旺盛的赛亚人进入备战状态,只要多加把劲,隨时可以开演限制级画面。场地或许不太适合,但…如果不再停下来,真的要擦枪走火了…

“咳咳!”

“……!!!”慵懒睁开单眼,察看是哪位这般扫兴,此刻布罗利才想起他们身在鬼屋的某一角落中,并非家中可恣意妄为的房内“……”
“??”突觉男人动作停止,吻不再如初时火热,僵硬,不免张眼探看情况“……啊啊啊!”

早知道他就不看了。

他看到的,是一位长相漂亮的蓝绿色长捲髮美女,沾满血汙的护士服带来与长相不协调的异样美感,可惜是他左手却非人类外观,经脉暴露,邪样魅紫,臂上血管隨呼吸有节奏跳动。这些诚然不会让悟空感到可怕惨叫,可怕的是左手扶持的玩意,不住冒着泡泡的蓝绿液体发出诡譎光芒,液体容量超过刻度的最大数字,顶端有一尖锐发亮的针头,是一个立式大型针筒,而这正是悟空生平最害怕的物体之一。

“讨厌打针!!”金气乍现,头髮倒竖,炫然散金,墨瞳瞬碧,霎时悟空所站处空间如白昼般光亮“啊啊啊!不要靠近我!”

惊嚇程度累积爆表,不自觉超化,泪水飆出,无法克制情绪下,悟空开溜。

“啊??”傻眼,然布罗利意识到自己应该尾隨追上时,那位打针恐惧症赛亚人已飞速消失,拔腿狂追“跑太快了吧!”
“……”最鬱闷的是轮班的鬼护士小姐,亏她还被同事誉为最漂亮的鬼,而今这人看到自己却落荒而逃,自己的魅力何时已差到这般程度?

另一边…

“不会吧…竟然追不上?”长髮男人深深佩服人被恐惧逼到极限时的爆发力,一时半刻间竟无法追上对方。
“为什么我出不去!”心急静不下,悟空在游客上方空间舞空术来回狂逃,就是找不到出口方向,急得大叫。

“…卡卡!往直走后右转!”熟悉不过的声音,布罗利想也不想大叫建议。
“噢!好的!”接受,顺指示飆飞。

碰!
倒下,留下深深人型烙印。

“罗利…你骗我…”积在眼框中的泪水终於在疼痛一击催化下流出,悟空捧着撞疼的脸哀叫“这裡明明是墙啊…”
“呼…终於停了。”追上,坏笑将情人扶起抱入怀中安慰“不耍阴招怎么追上你?乖,那个只是道具,别怕…”

“但你还是骗我啊…TAT…”念念不忘。
“嗯嗯,好好…”拍拍头“等下去吃点刚经过没买的点心如何?想吃什么口味?”
“我要…我全部都要!”眼睛发亮,筹劃各口味要选几个才好。
“好好,等下出去再看~~”对付心思简单的人就是这般容易,布罗利邪笑暗想。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No title

達:看本大爺的吃豆腐無敵手~~~啊哈哈哈哈~~(飛奔過去
布&空:(踹
達:喂!你們太有默契了吧!
卡(正版):你們三人是看片看太多了吧..........

No title

布、卡:我们也不想的……是她要咱这么演的~(指)

月:哈?啊啊对……俺是导演……

布、卡:=A=……咱们的形象毁了,你说怎么办?!

月:来来……(私底下)每个人多给二十块怎么样?别告诉其他人……

布、卡:……………………

月:好了啦……已经够多了……不行啊?那好,再加十块怎么样?

卡:把咱们当跑龙套的啦?!大哥!我们上!!!=A=(忍无可忍)

布:好!!接招吧小样儿!!(我什么时候成大哥了?~bbb)

月:有话好说嘛……何必动粗呢?(T_T)

卡:少哆嗦!看我的——————葵花点穴手!!

布:排山倒海!!!

月:哇啊……………………

No title

噴,好搞笑,羅利和空在演什麼戲啊XDD那種山寨老大的戲嗎,哈哈哈!空一定是看了太多的戲才會這樣的!

No title

囧|||
月:话说……吓死人不偿命……
不过~害别人墙死就有问题了……

布:你说什么?!(凶恶)

卡:大人……草民冤枉啊~~~~这个布罗利大爷是包子山的帮主~~~~明明有老婆了还要抢我当小老婆~大人明鉴啊~~~~~~~~~~~~~(呜呜)

布:…………………………真有你的卡卡……想象力不错啊……什么座的?大熊座么你?

月:囧|||||(早就听说姓布的独霸一方~俺不好好判会被喀叉啊~~~~~)

布:其实就是两口子吵架~你少管闲事~=A=(不耐烦)

月:…………五点半到了……

布:??

卡:??

月:我下班了~我要去看钢达姆了~退堂退堂~(溜)

布:哇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么有娘子?那家伙吓跑鸟~快和老爷回家去吧~~~

于是可怜D卡卡被带回家(强行的~)
接下来就衍生出虐文了~XDDDDD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