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11-09(Sun)

贝吉塔行星●简单任务下

<贝吉塔行星●简单任务下>

到了,全赛亚人中唯一拥有神精果果实的战士,布罗利和卡卡罗特来到贝吉塔行星数一数二高级住宅区的四楼,随便挑了一户门铃按下,等待屋内主人应门。据资料上显示,居住於此的达列斯早已买下整层公寓,生活极度奢华糜烂。

等待十分钟,无人出现。

“该不会不在家啊…?”卡卡罗特又连续按了几下,结果相同。
“直接破坏大门闯进去吧…”失去耐心,欲以暴力却简便方式行事。

“嗯嗯!那就这麽说定了!3丶2丶1…轰!”墙壁碎裂,大门破坏,家俱凌乱,屋内主人手中握的茶杯落下,双眼瞪得老圆看着擅自闯人他人家园大搞破坏的不良赛亚人。

“你们是谁!为什麽要破坏我家!”经过老人愤怒咒骂质问後,两人犯了很大的错误。

他们走错公寓了,走到同一社区同一楼层却不同大楼的某位可怜无辜受害者家中。
两人三个月的薪水泡汤飞走,全数用於偿还破坏民宅费用。

“罗利…你确定这次真的没看错吗…”学到一次教训,这次千万要找对地址才敢下手,卡卡罗特不想之後的薪水也接连泡汤。
“…应该是…”手上资料和墙上门牌号码连对数次,这次没错了“这是什麽铃声…”

错纵复杂的音乐铃声响起,混合交响乐和重金属的矛盾属性乐声随少年指尖按下门铃奏出,这位名为赛亚人间内的异类份子连家中门铃使用也特意和常人不同…首次听闻有人使用哥德金属作铃声。

“哦…你们是贝吉塔身边的贴身护卫布罗利和卡卡罗特是吧?找本大爷有何贵干?”水滴由发尖落下,些许顺发际沿脸颊流下,深古铜色历经多场战役训练良好的身材随性穿上浴袍,露出健壮的胸膛,语音极为慵懒,爱理不理道。

“你就是达列斯?”听过却未亲眼见过,长发少年出口确认。
“嗯啊~~~”偏头懒洋洋道,算是回答。

“卡卡罗特,你们两人长得真像…除了肤色和发型有点不同…”望望同伴和任务物品中极需的关键人物,布罗利颇有兴趣开口说“其实你们是兄弟吧…”

就某些方面来说,达列斯更像是巴达克的儿子,邪恶的眼神极为相似,然而前者神情中却又透露出一丝邪魅懒散,眼神於谈话中来回打量他们,心中不知在计算些什麽,城府很深。

“会吗?不像啊!”他一点也不认为自己会和面前这黑不拉机的男人相像。
“像,只要你在头上加几撮小强须再去晒黑就像了~~”故意提起昨天晚上卡卡罗特猛然惊觉自己私藏点心都被蟑螂大军袭击净空事件,激得另一方脸色骤变,不自然抽搐。

“我最讨厌那啥须了!才不像!”纯粹想起点心被偷吃殆尽痛苦而微怒,声调提高。
“哦,是吗?真的不像吗~~~”难得以好脾气出名的同伴会被激怒,故意连续攻击同样点“要不要和你哥借一下头发,这样就超像的~~”

“不像!我才不要像害我晚上没点心吃的坏蛋!”已经偏题了。
“真的很像,事实上就是像啊…”此刻他只想挖掘对方更多有趣的表情反应,恶意续说。

“不像啊啊!我的点心!”卡卡罗特已经满脑只剩下只吃了几口却没得吃的点心上,所有思情绪皆被限量进口的零食给牵引动荡,纯粹下意识的为反驳而反驳。
“噢,这个好,竟然为了像不像就超级赛亚人化吗?”嘴角恶意笑容绽得更灿,过肩长发遭转强金色气流吹得扬起。

…真让人失望,原以为传说中能年纪轻轻就成为贝吉塔殿下左右手的战士会有多特别,在本大爷看来不过是两个普通爱绊嘴的少年,无聊…

“搞不懂你们在玩什麽把戏…没事本大爷要洗澡了~~~”不愿再与眼前乳臭未乾少年瞎搅和,眉头微皱,欲关上门续先前未完的热水澡,听音乐悠闲泡澡可为人生一大乐事“嗯??”
“不准关,我们还没要到想要的呢~”手一挡,阻止男人动作,青绿瞳色直直望向对方。

“哦…?”似乎有点意思,卡卡罗特好像在变身成超级赛亚人後个性会有不同…那就再和他们玩一下也不算损失“那…请进吧~”

--------传说中的分隔线-----------

“哦?神精果乾掉的外壳?贝吉塔殿下是这麽交待的吗?”招待两位上座点心,为他们所寻之物感到奇怪,神精果具有提升能量的部份只有果实,乾掉的外壳能量大多也随之流散,从未听过有人对这有兴趣“当然可以~”
“太好了!”同样是笑,出现在变身前後的卡卡罗特身上却感觉大大不同,之前是天然纯真的傻笑,而现在,配上超化後的金丝碧瞳,为何…如此不同?有点,勾引的感觉…

但是…布罗利好像没察觉到这点,是太傻了还是早已知道刻意默认?

至於那乾的神精果实…谁会留下那种玩意?
等到这些笨小猫了解事实後,本大爷早就已经得到想要的了~~哈哈哈!

“想要本大爷拿出你们想要的东西是可以…但有交换条件~”兴奋的年轻战士停止动作,狐疑四目对上“又不像那巴或拉帝滋一样被你们傻傻骗去,想要拿到稀有东西拿出点代价也不为过吧~”
“…那你想要什麽?”为什麽他知道我们之前袭击哥哥和那巴的事?

要钱?也不对,能够住高级住宅区的战士还怕没钱吗?自身身价必定颇高。
要名?不是,叛逆行事的达列斯在赛亚人中名声地位也有一定程度。
要美色?自动送上门美色多如多不胜数,随便一抓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唔,反正先答应再说吧…

“嗯,好,那你想要什麽?”再次重覆,等待怡然坐沙发上翘二郎腿男人开口提出价码。
“要什麽呢…就要一个吻好了如何?”代价真的太便宜了,实际上达列斯想要的是远不止如此,他想要趁机尝试看看更多更深入的,不过…如果初次就狮子大开口,恐怕难以如愿。

先来点小的,给他们尝点甜头,尝过後便会欲罢不能…之後想到手也就容易了…
变身後的模样太可口了…怎能就此放手?

纵使非常想直接扑上去吃了再说,然他再蠢也不认为纯经神精果提升战斗力的他层次能够与已能超级赛亚人化的卡卡罗特相拼,何况对方身边还有位传说中一出生就一万战斗力的也能超化同伴…太急只会得不偿失,放长线钓大鱼才是明智之举。

但光是吃掉卡卡罗特,那布罗利也不可能乖乖坐在一旁放任我吧?虽然目前没看到两人有明显亲密互动,过往也未听过双方的秘闻八卦,可是…本大爷一向奇准的直觉告诉我绝对要小心…

嗯…那就乾脆两只一起诱骗一起吃掉,或许成功率会比单对一只要高?

瞄了眼双方未缠在腰间随意後方摆动的尾巴,从过去战斗经验得知,通常年少便获得强大战斗力的战士会疏忽尾巴上的训练,目前达列司见过的无数赛亚高阶战士中,恐怕只有贝吉塔是唯一例外,从小被喻为天才战士後仍不懈锻炼尾巴。

除此之外,他不相信布罗利和卡卡罗特已经对赛亚人的酒精可可产生免疫反应…
饮料应该能够在他们体内发挥到为高效用的,心想。

“不要…我才不要和你亲呢…”当下拒绝,和布罗利转身离去。

可可即时发作,强烈晕眩排山倒海袭来,眼前一花,不习惯可可发作时身体的少年们失去重心,狠狠摔在地毯上,迷蒙大眼一眨一眨,想厘清让自己倒下的原因。

该不会是那饮料!?

即刻想到最有可能成为行凶工具的饮料,而耍心机的男人也抱臂邪笑走到倒地两人中间,快速抓住脆弱的那点,用力扯了下尾巴。

“啊…!”强度更大的无力感由脊髓底部迅速蔓延至全身,若是之前还勉强可在休息下起身离开,此刻布罗利和卡卡罗特可称得上是彻底全身无力,完全脱力,即使另一人想以超化摆脱目前窘境,却失败。变身後力量层次的确往上飙数个等级,可是压抑四肢,甚至是大脑思考感官的能力仍是失去的。

“嗯?真抱歉~不晓得身为贝吉塔贴身护卫的你们还会醉酒啊?这样可不行哦…将来碰上同样的事件你们要如何保护当今殿下的安危呢~~”假惺惺表关心,不时抽动一下手中握有的尾巴,似乎提醒他们自己正控制着两人的自由。
“你真卑鄙…”力量源源不断流失,大脑指令不能传达下去的感觉十分痛苦。

“谢谢称赞哦,那本大爷就来索取想要的代价哪~~~”扶起卡卡罗特下巴宣告着,展开他的攻击。

果然和想像中的滋味一样好,看这生疏的回应表情,本大爷当真好运恰巧夺到他的初吻吗?啧啧,似乎今天是幸运日哪~~

非常满意怀中醉得反亢不能赛亚人的反应,欲罢不能一吻再吻,手不定时轻拉尾巴,防止其中一人会在兴头上突然找回失去力量,中断美好大餐。

唔…这人怎这样啊…我的初吻…咦?不对…过去好像已经有很多次不小心转头或撞到罗利嘴的经验,所以确切来说我的初吻应该是布罗利以前拿走的吧…啊…感觉好热,这就是爸爸说喝了可可酒後会出现的反应吗?可是不觉得很舒服…呃,好像也是有点舒服,但不是喝酒的感觉,是达列斯亲吻抚摸身上的感觉…嗯…

低沉呻吟声再也无法压住,随男人高技巧的挑逗由喉中逸出,旁边某位趴在地上差点被醉意醺睡着的布罗利将这一幕通通看在眼里。

不能…再继续…

虽然不明白为何不想让童时玩伴兼同事的卡卡罗特被达列斯拥在怀中激吻,唯一可确定的事,这一场景看得他很不爽,只想上前用力拆散两人,自己取代男人位置吻他。

“滚开!”明白时,布罗利已身体力行一时想法,不知怎突破醉意,起身用力推开抱住吻得难分难舍的两人,他讨厌这种闪光炮“只有我能这样做…”
“哎…哎哎?”还以为同伴是为了救他才推开达列斯,然後就要离开此地到他处,怎料到竟是将对方推开继续先前未完动作。而且,吻得热度猛度不下於前者,像是将过去潜藏多年的情感於一时爆发表现,下一刻卡卡罗特也被火焰热力激得崩溃,理智最後防线失去,舍下顾虑的任务和旁人观看问题,忘我投入。

“…喂,这不对吧?”一切进展得太莫名奇妙,他才是身在其中最该享受幼齿青涩滋味的那位,怎麽…

想找破洞藉机加入两人,或针对其中一位再做猛烈攻势吃点豆腐也好,无奈某方面突然觉醒的布罗利却不时以凶狠目光瞪向自己,彷佛诉说敢趁此加入绝对会给好看。都收到如此明显的警告,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达列斯当然不会蠢得投入危险之地。

“可恶,竟然让这传说中的臭小子趁机吃掉本大爷的猎物…”不满埋怨,想了想,先到浴室洗个热呼呼的热水澡忘光一切烦恼好了,再顺便…解决一下被某卡无意间激起的生理反应,总之再待在这里得到内伤是肯定的。

音响开到最大声,走进改造过特别设计豪华大浴室,享受去。

----------传说中的分隔线-------

这两个笨蛋怎麽还没回来?该不会当真去找那任务上的东西吧…

少了噪音麻烦制造者的两名护卫,贝吉塔处理公文速度飞快,不到预定时间二分之一就处理好所有父王交待的事情。然而,先前被自己胡诌任务出去寻找的布罗利和卡卡罗特却连个影也不见,他想不到世上真的有这样傻的傻子存在,竟会真的乖乖执行一听就知道是谎话的任务。

於是,亲爱的王子殿下戴上战斗力探测器,顺着上方显示战斗力最高强的两位奔去,来到达列斯家。

“为什麽他们两人重叠在一个点上这麽久都没移动…是机器坏掉了吗?”想不透,而高级寓所大门也於此打开“喂,布罗利和卡卡罗特在你这吧?”
“哦…贝吉塔殿下亲自驾到来寻找两只失踪的猫儿吗?”不怀好意笑道,这使贝吉塔突然发寒一下,有种不良预感“不过…两只小猫正在发情,可能要晚点才能带回去哦~~”

“发情?什麽鬼话…”皱眉,径自甩开达列斯,直截往大厅走去,马上了解所谓发情指什麽“…达列斯…你快给我说明下…!”
“是,遵命,殿下~~”馀音拉得老长,他很期待说明这种混乱的事件,越乱越好“就是…他们两人喝了加可可的酒就醉了,然後就玩在一起罗~~”跳过自己强吻悟空倒致情况失控的关键点,简单说明。

“……妈的…你们两人快点给我停下来!跟我回去!”红到耳根子的贝吉塔气急败坏对赤裸拥抱进行爱的进行式两人大吼,可惜没人理会。

“嗯…好舒服…”大腿紧紧交叉於布罗利要後,忘情仰颈吟叫,重重的戳入花心的快感飙至全身,声音失控由口而出“罗利…”
“早知道就早点玩…唔…”後悔以往机会那样多却未实际体验,今後绝对要多多体会把握…

“你们两人!!!”又尴尬又生气,初次碰上喷血场景的贝吉塔挫败感很深,不知从哪下手将属下带回才行“你想干嘛?”
“哎呀,反正他们两人都玩得很快活,一时半刻间我看也不会分开~~”讲了一大堆废话,接下来总算切入正题“不如殿下和我一起体会穿过地狱直达天堂的快感如何?保证给你一等一的温柔体验哦~~?”

“你想死是不是…”手指关结抓得喀喀响,隐忍怒火。
“真可惜,那麽贝吉塔殿下就只有等到他们完事才行哦~”邪笑,潇洒转身走到客厅大沙发上坐下,打开全方位大萤幕液晶电视观看“那坐在这看下电视~”

“这种情况下你还能看电视…??”背景乐尽是暧昧煽情吟声和肉体磨擦冲撞声,他贝吉塔定力再高也难以压制。
“那你要来玩一下吗?”继续先前话题,手靠沙发上转身邪魅问“我技术很高哦~~~”
“作梦!”爆青筋。
“那就等罗~”

简单任务在可可酒加入下变调,无意间成为布罗卡卡两人旁若无人在大厅下的激情演出。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No title

哈哈,之前好像有一點,但沒很明顯的@@

哈哈 這是神奇的果殼啊! 是一種助燃劑!催化劑!
沙魯的好可怕XD

No title

哈哈,其實貝吉塔也不算很慘,至少這個貝沒喜歡上卡嘛XD

所以,最後果穀變成了他們的導火線還紅線了嗎?(謎:這樣說真的對嗎...)
嗯!所以,賽魯的蛋也是很有用的(點頭)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