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11-21(Fri)

狐妖●代劫

<狐妖●代劫>

他和其他道人一样,也想捉我回去替他优厚战绩再添一笔吗…?
否则,为何苦心花三个月在狐仙庙中下阵,将我困得死死?

是自己粗心,以为他是布罗利的朋友便会待己相同,未细细想过达列斯连着三个月到庙裡求符这事的古怪处,自己只当他个性怪异,如何知道是天天藉机在身边佈下大阵。

竟能在眼皮底下干出这等事,我的观察力及人心了解度果然不够…
先想办法逃出去再说。

连丟数个探测性法术於结界上,测试是否对某一属性较弱,找寻破解之道。然而试了半天,几乎无敌,五行道术无一可行,天知道达列斯三月间用了什么手法结出如此坚固阵法。但,并非无法可解,困住狐妖的阵法是由大大小小共九九八十一道法术连锁构成,照着当初施法逻辑顺序逆向倒施,便可破解。

还好道术是我专精的,否则根本解不开…
但…这样花最少一小时啊…!
先解再说,至少比坐以待毙好…

可是…如果针对狐妖设阵法,不是用相剋的雷属性最佳吗?这除了耗时间心力破解外,连个遭破解自动爆发的保护反击措施也没有,是我运气太好恰巧一一避过,还是…他忘了设?两者可能性都很低…

搞不懂…

天际某处,一道黑影似逆天倒行流星劃破天空而上,甫一到场,绕在青衣男子身边的小兽似受了惊嚇纷纷离去,吱吱喳喳噪音隨兽的消去逐渐安静。然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些小兽外表个个狰狞不堪,长着不属於人界生物的外表特徵,阵阵恶气及逼近时感受的负面情绪显示牠们来自冥界的证据。

“你的品味还是和过去一样的糟~~”微笑,饱含杀意酷劲的笑容,苍深双目散着冷冷冽意,手轻触隨身之剑,紧紧盯牢站在前方的人“连宠物养得都噁心死了~~~”
“呵呵,是你不懂的欣赏罢了,牠们对於某些人可受欢迎的很~”回以相似笑容,寒得刺骨,和身上装扮截然不同的语气神情。

翠绿青衣,染血似的大红披风被风捲得微微扬起,深色紧身衣描绘出覆裹下的健实肉体,手和脚上穿得非常不搭调的手套靴子,和夜裡张着一对永不见底黑洞双目的骷髏同一顏色,头巾同色,然上搀有点点朱色,白裡的红格外地妖。墨镜遮盖了男人的眼,看不到镜下的眼究竟是什么眼神,在想什么,却掩不了森森寒意由心直透而出。

“真巧,没想到多年不见的达列斯师兄,今天竟会在这相遇呢,真是巧啊~~~”又笑,看不到他的眼,从微微向下倾的面感觉目光到正往下方扫视,狐仙庙“你…也是来这找狐仙求符的吗?”
“哈哈,真巧,不过每次碰到你准没好事,我还真不想见到你啊~”毫不客气道,内心远不如看起来的镇定,暗暗策劃下一步的行动“悟饭,你真的只是来求符吗?我可不觉得呢…你哪时候相信过神或仙类了?”

“哈哈哈哈哈,当然不信。”狂笑回答,名为悟饭的男人维持着绅士般的虚假表情,渐渐趋近“我想,师兄你来这也不可能是刚巧碰到吧?什么时候知道的?”
“三个月前。”举起右手比出三的数字,点点银光身边乍现。
“是哦~~你的卜卦能力进步了,差不多就那时候下决定的呢~”摸额大笑,幽影重重。
“谢谢夸讚~”响指,光点幻为银色猎豹。
“不可气,我的行动能让师兄这般在意可深感荣幸啊!”鬼哭神嚎凌厉。

“哈哈哈哈哈哈-------”两人突然仰天大笑,笑得狂,笑得癲,足足笑了两分钟,眼神一敛,拔剑取刀,刀光剑影。

----------传说中的分隔线------------

待卡卡罗特颇解达列斯留给他的谜题大阵,已是一小时后的事。

“终於出来了!”鬆口气,先前担心会困在此的忧虑消失一空,即使千年狐妖面对高级阵法也可能受重伤换取逃出的机会,可是…

他下得的確都是高级道术,但却又处处遇到难题时找到线索让我破解,好像是达列斯特意留给我看的,以他个性不可能三个月内故意下漏洞百出的阵法。困住的是改良型谜阵,他将原先该有的攻击致命法术都去掉,仅剩下头疼的逻辑问题,无法理解,好像…只是为了拖时间而非真心想抓住我…

“这裡不是狐仙庙啊…!?”原本熟悉的环境慢慢烟消云散,现出它的真正面貌,距离他住所至少百里以上的深山“达列斯将我带到这干嘛?”

存疑观察四周,这裡除了灵气丰沛源源不断外,没有其他异象,这是是绝佳的修链场比困住妖怪的监狱可能性更高。

不懂,不明白,不理解。
从开始他就一直希望事情非自己预想的黑暗,内心有小小的声音希冀达列斯和普通道士不同,如今自己顺利出来丁点未伤,而出来后也未见阻碍,那么,他应该是无心害己,那…又是为何?

啊…等一下,刚刚他为什么要求平安符…?
一切是由那刻开始不是吗?他想做什么??

快速观察下四週,確定身处何处后,卡卡罗特加快速度飆回去,隱隱的不良预感作祟中。

赶到时,黯黄符纸碎片如死去的蝶散落,地上树上遍布,地上,一片红,红得触目惊心,顺着片片梅花印似点点血跡望去,尽头是抱着浴血男人的狼妖和悟空,以及两隻收不回去的小式神椰菜和萝卜。

“这…”心神无主,茫茫碧目望着闭目是血的达列斯,然移向布罗利渴求答案“为什么…”
“…这就是上次你问我的答案…”简单做了止血处理,长髮男人皱眉抬头“悟饭最后被我一击重伤,暂时不会回来…”

悟饭和达列斯同出一门,冷冻门,也几乎同时叛逃离开,只是他仍带着旧有的恶习,喜欢以生灵妖物融炼器物,将其炼於武器以邪门歪道获得更高威力,是以处处寻找道行高深的妖作为牺牲品。

这次,他看上了难得一见的九尾狐妖。

达列斯早就算出今日卡卡罗特会有杀身之祸,便想替他化解此劫,然亲口和狐妖说也不会被取信,即便信了也绝计不肯乖乖听话躲在某处不出面,他不是贪生怕死之人,绝对会想一起上场战斗。

不行…受伤很麻烦…不想要让你受伤。
所以,就让我骗你一场吧。

藉无聊藉口在三个月间时时到狐仙庙报到,一天一点,慢慢完成潜藏大计。
最后一天将卡卡罗特以阵法移到远处深山内,以避免悟饭追杀的计劃。

很成功,佈下的难题成功拖延时间,阵法是为了让狐妖不会於双方廝杀时误闯受伤,纵使他似乎忘了担心的狐妖本身已是千年修行功力的大妖。

转移阵法耗去太多法力,和师弟对战时实力远不如人,节节败退,幸而最后关头远方感到战斗波动的布罗利及时赶来,趁机背后给予强击,才化解达列斯差点命丧此处的悲运。

“替人挡劫者自己是会受到相当严惩的…”默然,非亲非故,认识不久,最多三个月,而这三月若扣除设法时间便寥寥无几,那日是初次见面“为什么…”
“嗷嗷!/咪!”一直高举双爪的小动物高叫提醒主人,能够维持现状的灵力不够了,需快点找人治疗才能解除昏迷不醒男人的伤势。

能够暂时防止受伤害的肉体进一步败坏,即是两隻小式神的能力。

“糟糕!!我记得有家医院离这很近…快点带达列斯过去!”人类逻辑第一想到的治伤场所是医院。
“他受得伤普通方法治不了的…”简单外伤内伤布罗利也会治,但…“他得伤口被悟饭妖刀上的寒气伤到,已经伤到骨裡…要用至阳的火去驱…”

“狐火可以吗…”急道,术到用时方恨少。
“不行,妖的都带寒,必须要仙或是灵兽级的才行…”摇摇头,这是天生属性决定,无法更动。

“啊…或许带到龟仙人那可以!”卡卡罗特惊叫,想起从小养育他的师父兼恩人那藏有许多宝贝秘器,难讲会不会有能够治妖气侵体的秘宝“直接和我一起过去!!”

捉着大家,施了移形换位术遁到他从小生长修链的地方。

------------传说中的分隔线------------

“奇怪…该不会他又出去修行了吗…?”找遍所有可能出现场所,连个影也无,卡卡罗特也感觉不到他师父的存在,恐怕是远行了。
“这裡就是你过去修行的地方…?”摇来晃去,布罗利和悟空感到头都快晕了。

“嗯,啊!忘了和你们说,这岛本身就是一隻巨大乌龟的背上,所以…刚来会有点不习惯…”对不很少坐船的人而言,想好好站稳龟背岛有一定难度,还容易患有初上船隻者常有的晕船症“偶尔师父也会带我到雪山故乡链,但多数在这,说…要逆天修链对身体比较好…”
“呃…”强忍快吐之意,狼妖内心默默佩服这位很有才的人类师父,鲜少听过有人是在热带海洋岛上训练的…

“卡卡罗特!你师父留下这张纸耶!”活像没事人在岛上乱跑乱跳,悟空寻了张贴在门上的便条纸过来,上涂有图画“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他的色鬼师父为了找最近出版的色情书刊一个月内不会回来了…”但为什么不用书写,特别以图画表示?“难道…卡卡罗特你看不懂人类的文字?”

“看得懂啊…”都活了千年多,莫说中国文字,英文、日文、法文、德文等也都相当流利,时间多就是在学习上得以修得更多事物“师父说…用图画不容易被人猜到真相…”
“……最好是…”一个揹龟壳拿杖的老人,一个打马赛克的美女书,再加一个月亮,连我们都能猜出来了…

询问狐妖是否了解龟仙人素来将宝物藏在何处,好自行前往利用相剋属性圣物去除侵入达列斯体内邪恶寒气,然卡卡罗特却是一连三个摇头不是。

“就算和我讲也没用,这岛龟会自动以神术将身上位置变换,所以日日地点都不同…”连平常的家都常常变换到诡异角落遍寻不着,何况是藏在深处的宝物?
“哎…”又少了希望吗?

突然,两位仙人带一灵兽从空中飘飘然而下,黑髮仙人一身素白衣裳,他笑了笑,音如鶯唱,听了彷彿心被洗涤一般,清清澈澈,他的出现连空气都芳香了,身体都快活了。

“哎呀,可怜的孩子,这是你们的劫啊…”难过道,举起手中一细柳条,沾了瓶珠中露水往身边仙气环绕神兽洒上,只见一赤红珠子从兽口吐出“来,服了它,服了它体内的寒气会自动散去。”

诚然有效,达列斯一服用丹丸不到三秒从狼妖身上跳起,生龙活虎,浑然不见先前重伤奄奄一息之样,仙人特赐之药果真妙用无穷。

“太感谢您了!仙人!若非託您的仙福,达列斯恐怕早已归西…”感动泪流满面,卡卡罗特诚心道。
“不必谢了,我们作为仙人无非是想藉神力多帮助些人罢了,这是我们应做的。”黑髮仙人微笑摆手道,示意众人不需多礼道谢“也是我们有仙缘,本仙才能恰巧适逢帮助的……”

帮助的…
帮助的…

帮助的帮助的…
帮助的…

碰!
一个黑髮蓝衣的人往小山撞去,创出一个人型凹痕后落下。

“贝吉特你少耍白痴了!现在救人要紧!你别再做怪梦了!”刚才用力将男人推到山上做亲密接触的金髮男子道。
“啊?我刚做了什么?我分明是在拯救世人好不好!”扭扭脖子,卸去一身灰尘,贝吉特不悦大叫“悟吉塔你太诈了!一定是嫉妒我可以用神力救人你却不能对吧!”

“救人…?”冷笑,指向傻眼的两妖一人和昏迷男人“你刚刚只有在搞乱,哪来的救人!?”
“嗯…”跟着他们一起与狼妖布罗利长相酷似的长髮男人跟着点头。

“布罗特你太坏了!你是我们的宠物应该要帮主人说话吧!”哇哇大叫,贝吉特抱怨。
“我只说事实…”

突然从天空中重重坠下引发七点八级大地震后,未待众人心神安定就跑括来说了一大串听不出是啥的五四三玩意,最后拿吸管将杯中可乐往布罗利和卡卡罗特等人身上乱洒乱挥,最后又往布罗特口中抢了正在嚼的口香糖往昏迷达列斯脸上乱抹,口中唸道『要吃了仙药才会好』的胡语,直到悟吉塔看不下去重掌一劈,方结束这短短小闹剧。

“我们遇到怪人了…还是一群…”急寻解方的他们暗想。

-------------传说中的分隔线------------

“他是被邪寒之气给伤到的吧?我可以救他哦~~”瞄到绝望之情,布罗特走向前笑道“只要用至阳之火就能去除,对吧?”
“但我们找不到相关圣物或神兽仙兽…”金髮男子低眉敛目,小式神的能力有限,瞧牠们满头大汗双眼半闭,无法再拖更久了。

怎么办…达列斯假如为了我而…
不敢再想…

“我就是。”
“什么?”狐疑看“你有那种圣物或神兽?”
“不不,我的意思是,我就是你提到的至阳神兽哦~~”右手鶩地窜出一纯阳火燄“因为我功力上万年了,所以才会感觉不出来的~我是火属性的狮子~”

“请快点替达列斯袪除寒气吧!”连忙起身让出一片空间请求道“但你要怎么救他呢…”
“就像…这样啊?”短短一瞬,头有点晕,卡卡罗特已被大型宠物布罗特抓到怀裡,给了热情火辣辣的拥抱“有没有热?”

“唔…有…”何止热,烫得他晕头转向,从心口烫到四肢百骸,微微汗水渗出的热。
“嘿嘿,那么…就先来治达列斯吧~再不治他就要掛了。”接手染血男人。

“时间不够你刚刚还要抱卡卡罗特…”悟空不解,抱他就不算浪费时间吗?
“不一样不一样~~”坏坏一笑,让重伤男人坐在前方,双掌往前轻推运功“好了。”

“啊??这样快?不是要抱一阵子才会将体内寒气逼走吗…”狐妖疑惑。
“我的治疗一向是三秒钟见效的,比速食麵三分钟更快~看,他这不就好了~~~”轻轻一拨,布罗特成功将话题带过“虽然是将寒气袪走,事后的休养功夫还是不能少,这你们自己知道吧~”

“唔…但他还没醒耶…”悟空扁嘴抬眉问“已经过了一分钟了…而且他的体温变好高哦!”
“咦??”不可能吧,是哪出问题了?布罗特近身一看,脸上露出尷尬笑容“好像输太多气,结果…”
“结果?”
“发情了…”
“……”

最后将可怜的达列斯又往冰泉内狠狠泡了一下,终以综合混合身上的属性,可以安心榻上养伤。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No title

那一定是BE了@@通通一起死或是滅的那種嗎??嗷嗷........

主僕有愛啊~~~XD
@@他爬到哪去了呢,成為職業爬牆者(??

監獄好!寫吧寫吧!我超愛這種的,好有愛~~~~哈哈哈

No title

是嘛?
暗黑我没有觉得……灰倒是……- -

其实很想写定广美香那种类型的暗黑系~我应该会尝试看看的!

主仆……我……不会写- -晕……
我哥啊……不知道爬墙爬到哪了……我的白夜十五题再一次泡汤了……原来那谁也答应过我的- -

高科技未来世界……
还是不会写………………
其实比较想尝试监狱……哈哈……那样才暗黑啊~~~~

No title

小絮的好像一直都是暗黑系為主啊@@或是灰系.......?

主僕主僕主僕..........XDD(我真的真的對這超有怨念的),上次小絮哥的那達列卡卡文坑了!@@

背景麼.......高科技未來世界?(??

No title

文……
文……= =||||||
话说写个什么背景的呢?
YY才能有实际行动~~~
共同语言应该是……“H”吧- -

啊白白……

话说W姐想看啥样子的文文?我很想尝试一下暗黑系的诶~(你不是一直都在写嘛?)
暗黑……
哈哈……

哦卡卡……

No title

哈哈,有討論才會寫啊,雖說目前是僅能停留在大腦yy的階段,等考完了啊啊~~~H好!

小絮你的文我也在等著唷~~~~嘎嘎嘎嗷

共通語言是H!?????

No title

话说我们两个一凑在一起就是要怎么样H,怎么样的剧情来H= -=|||
你攻我呀我攻你的- -……

果然W姐和我有某种奇妙的共同语言呢- -

No title

好噴血的內容,總之就是一直攻啊攻啊受啊受的XDDD
哦卡卡很可愛啊,哈哈哈~~

No title

嘿嘿……那我等着……
达攻卡……
饭攻达……
哦卡卡- -
你成总受了- -(谁说的= =)
话说总想打“噢咔咔”却怎么也改不了了……

No title

這個等到考完後找天慢慢的寫,少了上課壓力應該可以盡情的寫!(? 達慢慢的攻卡吧XD

No title

嘿嘿嘿……
又想起昨天晚上和W姐说的那个无论怎么样都H到死的情节了XD~

No title

下一篇等考完後就會給他甜頭的,放心放心XD

No title

啊达= =
你真可怜……
拍拍……

No title

大家好像都喜歡虐待達列斯的這段啊!@@所以這告訴我們在治療時要好好的調整氣XDD

No title

>布罗特近身一看,脸上露出尷尬笑容“好像输太多气,结果…”
>“结果?”
>“发情了…”
>“……”

>最后将可怜的达列斯又往冰泉内狠狠泡了一下

這句話有笑到
達列斯就這樣體溫被升到最高後,又被丟到水裡。好可憐喔!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