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12-16(Tue)

狐妖●行动证明

<狐妖●行动证明>

“行动证明?”卡卡罗特察觉时,已被重伤的男人压倒在床,注视自己的眼神透出一股野性,好像见到猎物随时准备上前追猎捕食的野兽。
“是啊…我会用行动证明哦…”红色的舌舔了下乾燥的唇,略偏头由高俯视,该从哪开始品味难得一见的珍品好呢…

“等一下…我干嘛配合你证明…自己很笨?”整个分析起来根本没道理,自己真的配合对方证明…那才真正成为全狐妖史上最笨的狐狸了“不要 。”
“就算不要也不行…”双臂拥着怀中人,轻嗅线条优美颈子传来的淡淡香气,只是…为何拥抱着触感有点不同?好像…变得很软,不是男人该有的触感“……”

什麽时候变成棉被了?

哪里还是暖呼呼的狐妖,不知何时已替换成一条软绵绵的鹅绒被,本尊站在门边眉头紧蹙。

“那次对战不止伤了你的筋骨,连脑子都伤到了吗…”身体很自然使出初级的换身术,探想男人做此行为的动机目的“哎?”
“不错嘛…还懂得适时使用换身术,你比我想像中的好哦~~”要使一起使,达列斯突然站在卡卡罗特身後,敏感耳边偷偷呼出温热气息“不过这招连我也会…咦?”

“我看…你还是喝点茶多休息下比较好。”这次换到床边小几上,拿起茶杯欲倒茶。
“先生,茶这样够吗?”换身换上瘾,肤深男人拿起茶壶替狐妖沏茶。

“精神很好嘛…似乎不需要暖炉了?”小心翼翼收好新作的护身符於床头柜旁,又一次的换身。
“要,当然要!我可是很需要你啊…”失手落空,修道人和狐妖俩俩斗法,一来一去移身换形,一狐才刚换到另一边,往往下一刻男人便跟随其後出现,配合对方当下行为悠闲自在样。

像是游戏般,双方来来往往数十回合,身受重伤未全好的达列斯终於撑不住伤体下大量连续使用技法,终於在不堪排山倒海疲累下於最後一次移身到床上,浑身是汗躺在床上。

可恶…若非现在体力在谷底,光是玩玩这点小把戏哪能累倒我…

“所以,经过行动证明,你才是最笨的吧?”匆匆忙忙间已到浴室拿来一盆水和乾净毛巾进房,轻轻用浸湿的巾布擦拭额上过度使用法力流下的汗水,嘴角带着一丝反捉弄成功的得意笑容“你还是乖乖躺在上面睡一觉,别和我玩法术了。”
“……我又不是想玩才那样…”被骗了,原以为不常接触人类的狐妖会傻傻听从我的话,反是自己不知不觉顺着他狂用法术,落得筋疲力尽的下场…千年狐妖的狡诈果然不能轻视…

小孩斗气般撇过脸往靠墙的一面看,感到自己中计不甘心的男人懊恼中。


----------传说中的分隔线----------

“汗都擦乾了,这样就不会再着凉~”收好毛巾,起身离床,发现那位沉浸於自己想骗对方却被反耍一记的男人还在耍别扭,只是笑了笑,开门离房。

这只狐狸也太不懂得人情世故了吧…啊,忘了,他本来就是不懂才被他师父给派出来到社会上学习,可见他半分都没学到!

望着乾净的米黄色墙壁,各式各样想法如棉絮在脑中飞飘散落,混乱得很。

嗯?什麽东西上来了?是悟空收不回去的两只式神又跑进来吗?但感觉不太一样…

偏头,先前离去的金发男人又回来,双方目光恰巧对上,幽深难测的黑瞳对上清澈似可见底的青目,不避讳,两人直直盯着对方看,直到最後卡卡罗特开口打破沉静的一刻。

“怎麽了?一直这样看着我,是我脸上有东西吗?”扬起微笑问,调整快要掉下去的被子。
“你…什麽时候又折回来了?”猜不透他在想什麽,即使看最能吐露人心的灵魂之窗也是一样,读不出一丝讯息。

“哦,因为…”露出调皮的笑容,捏捏达列斯鼻头说“我觉得你太傻了,如果一个人躺在这可能等下会滚下床或是冷死让伤加重,所以…就爬过来和你一起睡罗~~”
“呃…”一时口拙说不出话,今天好像连续被他在行动或言语上耍?

不行,不能再这麽下去。

“但我除了冷之外,还有其他的症状…”说着说着摆出非常难受痛苦的表情,伸手抓住同在被窝中净白无可挑剔的手,男人的手还这样好摸又细,名为魅惑第一名的狐妖外表上诚然拥有不负此称呼的杰出条件。
“呃…是什麽?”微微抽手试探对方的反应,达列斯却假装没察觉到这,继续拉着自己的手往下方探去。

“看,都难受得肿起来了,好人做到底,不如顺便替我解决这吧…”享受将天使带到地狱的罪恶感,洁白的羽翼染上墨黑色彩的瞬间快感难耐,让卡卡罗特的手在反应作用中的禁处来回抚摸,拉下拉炼隔着底裤,脉搏一阵一阵经由指尖传过去,膨胀度持续上升。

偷偷瞄一眼身旁男人,看看他遇到此种窘境会做何反应。

“咦…真的生病了?那怎麽办才好?”皱皱眉,认真对上眼请教,除了紧张关望外,少了些什麽。

哎?已经很明显了还不知道吗?难不成他就这方面都是一窍不通?真不知该叫他天才还是笨蛋…不过也好,这样才利於接下来的事进行不是吗?

“很简单,只要…你抓着那一直上上下下套弄就行了~~”脸不红气不喘解释,将解决性欲的事说得和吃饭一般。
“哦,然後我等下怎知已经好了呢?”眼睛睁得圆大询问,好奇的学生求知欲正旺。

“等下到了自然会知道…你就慢慢的弄,对,就是这样…”藉由别人的手弄感觉真正好,纵然不及两人结合时的快感,但…慢慢来,他有的是耐心带着卡卡罗特循步渐进“啊!痛!别用指甲!”
“啊?不行吗?我以为消肿直接将放血会比较好…”还差一分就破皮见血。

“#$!$#!你真的都没做过这事吗…??”快晕了,再单纯也晓得那处是男人的至秘圣宝吧!
“没有。”简洁明了,毫不拖泥带水回答。
“算了…我慢慢教你就是了…手别停,继续继续…噢…真舒服…”舒服的低吟。
“教…?”疑惑纷起,莫非达列斯是常常会生不明怪病?否则为何要教我这些…

两人想法全然对不上调。

“啊…”低沉一吼,随身体剧烈震动烫手热液喷射而出,狐妖的手未来得及抽出,沾了满手都是滴滴白液“谢谢啦…”
“这是什麽…”黏呼呼的液体,略有怪味,卡卡罗特皱眉看着灯光下闪闪发亮的右手。

“是快乐时会产生的物质,对美容保养很好的~~”讲着意味不明的话语。
“哦?是吗?”回望一眼,立刻到厕所冲洗手上的液体。

这小子还真的什麽都不懂…太有意思了…
某达内心正进行不良的计划构想。

----------传说中的分隔线-----------

以教导人类的社会礼仪和想法,达列斯让自己和卡卡罗特两人将身上衣物脱得净光。

“为什麽要脱衣服…”皱眉,还是很怪异的姿势,一个大男人还面靠面坐在,对方大腿上,十分诡异。
“你没听说过人类常讲的吗?要想和对方好好相处的首要条件就是坦诚相见,所以今天就是来先实行这一步。”正经八百的将原意扭曲。

“骗人,少说我也待在人类社会两年多了,怎就没看到人类会在街上脱光光…”除了变态狂或街头表演者除外,达列斯讲的话根本不正确,和他旧时由师父那听到的不同。
“来,说说你的儿子除了上厕所外还有啥作用?”在於忍功上男人可是百分百一等一好手,两人处境明明很尴尬,他仍能面不改色的说话。

“儿子…?我未婚啊…”哪来的儿子?
“不不,是你的这宝贝!”摸摸身前狐妖的性器,忽然一阵电击窜身而过,卡卡罗特禁不住震了下“哦,还是有反应嘛,但看来平常都没好好对待他,今天就让你好好上一课!”

“正常人被碰了都会有反应吧…喂!你在干嘛?”迟顿至极如他总算嗅到空气中的一丝不对劲,慌忙抓着达列斯的手“你要做什麽?”
“你到人界是为了更了解人类对吧?”不正面回答,改丢问题回去。
“嗯…是没错…”但了解人类和这有关吗?为何非得裸体近距离接触…
“那就对了,跟着我做准没错,经过这阶段你就会更了解人类的七情六欲,以後回去和师父说也有个交待不是吗?”有答和没答一样“等下会感到香槟打开喷出时般舒服的,就慢慢接受吧~~”
“哦…?”香槟…?

但了解人类和舒服或疼痛有关系吗…

“呃…这…”当达列斯大手将双方性器紧密结合,混着润滑液以特定节奏磨擦,本来表情一直镇定的卡卡罗特脸色渐渐发烫胀红,清明的绿眸染上情欲的雾气,上身不稳的些许摇晃,似是发觉自己的不一样,他紧闭双唇不愿发出难为情的声音。
“感觉很好吧?这才刚开始哦~~”满意坏笑,为能尽快增加累积更多快感,达列斯手部动作逐渐加速,两人火热泌出液体混合润滑液内,调情阶段更为顺利“不妨靠在我肩上吧?”

空出的手将意识明显朦胧的男人往自身肩膀轻轻压下,宛若纯金制成的发丝比看起还更柔软更有吸引力,轻轻柔柔搔痒着肩部,很舒服。摸摸头,手顺势往背部下滑,外表看来瘦瘦的卡卡罗特身材很好,和电视杂志上的专业模特儿不分上下,漂亮的肌肉线条,完美无暇疵的肌肤,像在摸名家雕塑品般不知从何下手,自己的手在他身上成为明显的对比。

好摸的手感令人流连忘返,一口气顺着脊椎来到臀部。结实紧致的臀肉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把,这小子该不会在变身前特别研究过人类的黄金完美比例过吧?否则化身为人的模样为何如此绝佳的挑不出一丝缺点?害我想要独自占有他的意念加深,快要无法自拔…

“啊…”听到一直强忍不发声的卡卡罗特身子一震,勾人心的呻吟由齿唇间泄出,我知道他快要到了。
“还不行哦…要等我一起~~”刚刚才发泄过一次的持久度相对要久,坏心变出红色缎带绑在对方的坚硬上。

“…唔…你是变态吗…”强迫人忍住是一大变态,特意用大红女生热爱的缎带绑在男刚的上面,这人…“啊…”
“别想太多,一起登上巅峰吧~~~”两人的私密处靠得更紧,更密,高烫热度双双来回传递,好热。

-----------传说中的分隔线------------

“差不多了…笨狐狸,让我们一块冲上云端吧…”解开缎带,前後不差一秒,疯狂的浪头打上达列斯和卡卡罗特身上,解放了…块块分明的腹肌上染着浊白体液,煽情诱惑“还没完呢。”
“啊…?”高潮馀韵未退,达列斯不给他休息的机会,一波接一波快感袭击而至,然此次的又有些不同,他感到沾满滑滑的异物正往身下某处进入“你…!??”

“我不是说还没完嘛?刚刚那若是甜点,这个才是主菜哦…”邪眸眯成一条线,卡卡罗特开始怀疑究竟他是狐狸还是自己是狐狸,现在人类都这麽邪恶吗?

完全不能明白达列斯想做什麽…将那滑滑的手指伸进那边…他等下是想做什麽?虽然不痛,却很奇怪,有种异物充斥的怪感,身体自发地想排除侵入体内异物,入口处肌肉不断紧缩似想外挤而出,无效。经过一段时间适应,排斥反应不再明显时,同样察觉此点的他又伸入第二只手指,过一阵子是三只,重覆同样的步骤。

咦?又抽出去了?达列斯这是在…我真的搞不懂了…

“这之後还有吗…”皱皱眉,稍才异物在体内的感觉固然不习惯,临时抽出又空荡荡,卡卡罗特不懂此时他脸上表情多性感诱惑地问。
“嗯?这样想邀请我进入啊?那就不客气罗~~”对狐妖的回答非常满意,纵使对方实际上不是这意思“你先躺下来,等下比较好进入。”

“进入…”跟着念一次,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不过…应该不是坏事吧?

眼睛从换姿势到躺下来至男人拿着又硬挺的巨大抵在入口间一直注视着,未曾有一分离开,不安情绪由微皱的眉毛透露出,首次遇到此情况的卡卡罗特内心不晓如何调适。

“放轻松…”语毕,达列斯令普通人也惊讶的巨大没入体内,一点一点慢慢挺入,直到挺了大半方仰头察看对方情况。卡卡罗特依旧是那个动作那个姿态,然汗水如浆般流下,肉体不适产生抵触“很痛吗…那我先停下。”
“……”不语,未叫一声疼,紧抓床单几冒青筋的双手,僵硬不敢乱动的身躯已说明一切,还有,突受惊吓冒出来的白色狐耳。

好…好可爱…

“没想到会痛得让耳朵都出来啊?”身下人忍受巨物进入难受,眼前有美食不得尽情享受卡在中间的痛楚也是非常逼人神经极限,达列斯忍着想让利器猛冲前方的冲动,轻轻前倾吻了下狐妖“这狐耳挺配的嘛,看了更想要…”
“更想要?…唔…”此种情况下正常对话属奢侈,说了不到几句,目标下移,舔舐胸前的敏感带,舌肉绕着晕的外围徘徊,努力分散对方身下的痛苦“喂…你…”

“嗯?想要了吗?”总算勾起他的欲望了吧?
“你该不会…是那种喜欢吃野生动物…现在想要吃千年狐妖试滋味…?”认真问,修道之人总有一两个不为人知的怪癖好。
“……”
“要不然为什麽要舔…啊…!”惊叫一声,进入体内的巨大更深入,稍才趁卡卡罗特分心的用力一挺已经全数进入,深深没於体内,望着两人紧密的下体,血液倏地逆流,脸面一阵潮红“你…唔…”
“虽然是吃…但意义不同啊…”让我好好调教你吧…

崩溃了,理智克制能力在达列斯猛烈的攻势下全数瓦解,销魂蚀骨的激热在两人相接处燃烧,无以名状的电流穿透全身,从未感受过的刺激,快乐,无法具体形容出的感觉,卡卡罗特唯一知道的是,他往不可思议的道路上分岐而去,偏了。

未经人事的狐妖体内紧绷有弹性,抓得又牢又紧,感受内膜收缩时传递来的热量,内心的狂热激烈加剧,他能肯定卡卡罗特是绝对的好床伴,当然,男人绝不仅仅将他当成床伴,还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另一半才行,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体验前所未有的快乐,让他幸福的无法思考,无法接受未来自己将离开的事,萌生想一起生活的念头,那麽,就成功了。

不过…这样的机率有多大?
一半一半,或许四比六,三比七,失败的比率比成功要高。
但,还是要试一试。

太超过的快感冲破极限卷来,狐化收不回的耳朵微微颤抖,男人的进入使他兴奋丶疯狂…使用各种手法让卡卡罗特维持在情欲尖端,揉按他的红肿果实,抚弄挺立的分身,或轻咬柔软的耳朵。

“如果再激烈点你的尾巴会不会出来…?”轻啃神经满布的狐耳坏笑,同样的表情动作出现在卡卡罗特身上便会赋予惹人怜爱的感觉。
“这…我不知道…但不要比较好吧…”摇摇头挣扎,然爱情动作式中的两人哪还有空间供他躲藏,下一秒又被男人拥住,腰支快速抽插,脑细胞停止工作,无法思考。

“为什麽呢~??”
“很碍事不是吗…?”弥漫水气大眼看着对方,犯罪就是这样生成的…

“嗯…”吻,用力的吻,情不自禁的抱着对方厚实的背,除了下身的紧密贴合外,上身也无距离的拥抱,碰碰…碰碰…节奏不同的心跳声慢慢同调,相异个体在此刻有融为一体的错觉。达列斯的吻很狂野又温柔,似要抽乾口内氧气的吸吮,又温柔舔弄唇瓣,我的唇已经被吻得微肿,麻麻烫烫,却不介意持续下去,接吻时的舌瓣纠缠像吸毒般的迷幻,大脑一片茫茫上云端的愉悦,难以停止下来,沉了,醉了。

最後一刻前来临前,他猛然抽出即将爆发的坚硬,而我也差不多到了,让我们一同穿过地狱来到天堂…又或是穿过天堂到达禁忌的地狱?哪一种都好…小腹上洒了点点滴滴的液体,已是第三次了吧,我想。黏黏热热,湿湿烫烫,感觉不似清水纯净,不似果汁甜美,不似美酒芳醇,但属於他的体液洒在身上,并不讨厌。

屋内安静得可怕,除了双方激情後的粗重喘息声,什麽也没有。片刻,达列斯左手轻抚我流了满头大汗的脸颊,用温柔得不像他的语调询问“痛吗?会不会後悔?”深遂复杂的眼神深深凝视,欲从其中读出些资料,却不能,他掩藏想法的功力比我更高更厚,除了了解这份温柔不带攻击性外,其馀地读不出。

“还好…只是开始感觉有点怪…”诚实回答,任谁都会感到疼痛随男人那处入侵时炸弹似爆开,然之後从未体验过凌驾一切的快感出现後,甜美的迷幻感麻醉大脑,痛楚早抛诸脑後,身体遭本能漩涡牵着走,快速卷入欲望的深渊“不後悔,为什麽问我这个?”

“没什麽~”脸颊上落下不知第几个吻,如花瓣落下时的柔,碰触肌肤的那刹那又热如火,暖了整个心整个人。随意用法术清洁身上完事後的脏污,往床上一躺,将卡卡罗特往内侧挤去“夜深了,睡吧~”
“嗯…”含糊回答。

这所谓学习人类社会的行为消耗太多体力,眼皮非常沉重,意识迷糊快入睡时才想起…
刚刚我们做得一切未来真的要对师父说吗…?
总觉得他老人家听了後会先昏倒…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Blogring for 百度知道又现无敌女

Blogring for 百度知道又现无敌女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No title

其實之前一篇也是h文...雖說沒有真正的做完,但也寫得很累說otz不過這篇有愛多了~~

那鬥法是覺得本來壓倒就直接攻太平淡,就給他們多來點相處吧XD鬥啊鬥~

再尖一點達列斯就太監了......@@

-------
傻傻的被攻到耳朵出來XD尾巴暫時不出,九隻尾巴真的很佔空間的@@

但他喜歡聽的是男女間的呀XDD男男 ...還是徒弟被攻!@@

--------
用力一點那話兒就斷了,就沒了.........@@

以他們兩人為主角的愛情動作片XD有我也想要去看看看~~~~XDDDDDDD

No title

卡卡你怎麼可以這麼單純啊~~~
放血.....如果是達的話可能會失血過多而亡(歐)

狐耳啊........在腦中想像邪氣達和狐耳卡兩人在..............然後換我失血>////<

No title

這樣的卡好可愛啊~XD
啊啊最可愛的是狐耳也出來了///

話說要是是龜仙人的話...
我想應該會聽得津津有味才對(炸)

No title

好久沒看到H文啦XDDD
一開始我被這二個鬥法給笑到了
尤其是那個放血XDDDDD
如果妖狐的指甲再長再利一點的話
放血可能會變成自宮了XDDDDDD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