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9-01-18(Sun)

逆天●秘密实验

奇怪,好像寫不出純惡搞文了.........?

<逆天●秘密实验>

不祥的感觉。
如雾一般由往角度扩散丶渗透,溜到花园的孩子们浑身被不自在的气息包围,他们看不到来者,却能清楚了解潜藏黑暗的人们步步朝己趋近。

“这是什麽…”闷闷的,正面的快乐的欢畅的情绪在下楼瞬间消失,好像被某种以快乐为能量的异生物吸食,两人胸口被块重石压的沉沉难以喘气,张望,回看来处,除了浓雾笼罩的花园和住家,没有其他。树影晃动,模糊雕塑,影子,夜中格外可怖“特南克斯…”
“嘘!小声点!”噤声嘘道,严肃绷紧神经观看着一片空荡荡的前方“他们就在面前五公尺处…”

“啊?”看不见,视线直接穿透所谓的人们到达茫茫雾气中,忽隐忽现的不明气息和好友的话语提醒,他们正被不知来历的敌方包围“怎麽办…”
“先退回房间…”一半魔族的本能告诉自己面临的危险非孩子的他们可面对,拳头紧握,默默凝聚魔力“只要他们敢再靠近我们,我就攻击他们…”

但真的打起来,我有办法同时照顾悟天并一起离开这吗…

“嗯…”点点头,停止使用双方才了解的手语,两人轻手轻脚後退,小心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嘎------”迟了一步,虚空中不可见的人们察觉魔族孩童意图,蓦地脱离半拖半走的缓慢速度,身上白光大绽,伴随痛苦叫声猛地跳起,发动攻击。

“该死!”低叱,薰衣草色头发染上水蓝色光芒,转眼间,空无的敌人身上已灿出高亮蓝光,找到可燃物火焰吸收对方身上不多的灵力燃烧发亮,隐隐呈人型的敌人倒下“这是啥…人?”
“这里还有!”无暇研究打倒敌人底细,特南克斯再次出手朝好友所指处抛出蓝焰,又倒了一只“他们是什麽啊!?”

仅残的灵力烧完燃尽,除了五个大小不一的圆环落在地上,什麽也没有。
不是人,也不是任何可称为活物的一族,这是…

“不知道…啊!”急急低吼,然稍才的战斗已打破安静僵况,一时间他们已被十来只隐形不见形体的怪物包围,他们看不到,却感觉到到冰冷夜风捎来的沉沉死气“小心别离开我!”
“嗯!TAT”点点头,此时真恨自己的无力颓然,若能帮上特南克斯就好了…

“嘎-------啊!”此起彼落惨叫声四起,没有知觉的怪物作呕叫声随暗夜中的刀起刀落叫出,『铿然!铿然然!』金属物互撞落地声不住传入男孩的耳里,每传出一次这声便代表一个敌人遭消灭。
“偶尔练练身手也不错~~~”还未消化霎时间发生的连串事件,随最後的三声『唰唰唰--』快速挥刀声後是一寂静的凝滞,附近敌人全灭“小小猫们没事吧?”

“呃…没事…达列斯叔叔你也来了?”夜里耀眼自体发光的刀将男人照得很清楚,年长的孩子问道“他们是什麽?”
“嗯啊~附近有怪物乱跑怎睡得着咧~~”无所谓轻松道,右手随意连对空砍了数次,似乎很满意武器的顺手度“不知道,可能亡灵类的吧~~”

“你的刀…@@”砍杀无数怪物的刀夜中闪闪发亮,乳白色的微光柔柔包围刀身,很像特定神圣地区常见景象“那个…该不会是…五百年前教廷加持过可斩灵除魔的圣刀『吟迦斯堤』?怎麽会在你手上?”
“嗯?大概是吧~~刚刚出来想找武器时就不小心掉到密室看到这把漂亮的刀就顺手拿来砍了,挺不错的,刀薄刃利~~”赞赏道,拿在手上不觉重量,劈砍时却能发挥重剑时的冲击破坏力,战士们梦想的武器。

误打误撞跌入的房间是卡卡罗特所属血族家族的收藏禁品之一密室,於大战时从被击败的教廷圣骑士手中夺得,留下来防止被其他有心人士取他不利於己,并欲研究此吟迦斯堤的奥妙处以破解未来遇到相似武器的对应方式。

“不…但那个是专门对付血族的啊!”小特惊叫,除可砍杀各种邪灵怪物外,里面不住散发克制血族的强大圣力才是其特点,怎麽…达列斯非但没事还以其作武器作战?“你不怕里面的圣力吗?”
“圣力?不怕,我又不是血族的~~~”咧嘴笑,得意时不小心露出白森森的两颗上犬齿。
“……”

怪胎,真是怪胎血族!

----------传说中的分隔线----------

“卡卡罗特小猫应该也解决手上的那些垃圾吧~~”看向森林的方向,一抹邪意浮上嘴角道“今天可真是热闹啊~~~”
“啊?不止这里有怪物吗?”孩子们脸色惨白,低看散落各处的金属环,大致计算这里就三十几只…

“当然,你们只顾着偷跑没发现卡卡罗特和特兰克斯也分别到两处封锁了吗~~~”看来,今日暂时无法回去了,和经纪人说今天的活动取消吧“还待在这做啥?不回去吗~~”
“哦…是公爵要你过来帮我们的吗?”
“不,自己过来的哦~~”
“哦…”原来没打算管我们的吗…
“他本来是要自己来啦~~但路上看到本大爷来了就先冲到前线对付其他的罗~~”打断特南克斯的想法道,为金发血族看重相信自己高兴“小小猫还是快点回房吧~~~~”

数小时,天亮了,战後回来的卡卡罗特匆匆睡了数时便醒,赶到地窖察看夜时活捉俘虏,如果那状态还可称之为活的话。锁在地牢遭层层结界缠住的亡灵痛苦悲鸣惨叫,甫进入地道的耳朵有被震破错觉,金发少年不悦微皱眉,此事得速速解决。

“圣力是吗…还会持续散发的圣力…”厌恶的看着半透明的青绿鬼魂,被施下现形法术的亡灵只是愁眉苦脸的哀叫,绝望挣扎呻吟声由口中逸出“说,你是教廷派来的吗?为什麽会来??”
“呃啊…”最低级的灵魂转头看了眼与丑陋地牢不相衬的美丽男子,拚命开口想说话,声音却聚在喉咙卡住上下不能,唯能听到似野兽低吼的鸣声“啊啊啊!!”

“哦,又散发圣力了吗…”下意识退了几步,站在远处观看困在结界内遭圣力反伤的灵魂,洁白圣力散发越多越久,灵魂自身的灵力下样越多,藉法力显形的亡灵更加脆弱,随时会消灭散去。

普通亡灵能承受圣力侵蚀却不会瞬间消灭,能够茍衍残喘的来到此处并攻击我们,这些亡灵生前应该是笃信教会的虔诚教徒吧?唯有教会的信徒才能死後化身亡灵仍能承受反蚀效果…

呵…教廷这些老家伙最近进步了,连自己的信徒也不惜利用吗?对外头不知又冠上哪一种富丽堂皇的理由说服信徒们成为他们的武器,口口声声说是光明的使徒,所作所为反更加卑劣恶心…

“啊…啊啊…主快赦免我的罪吧…天堂…我要上天堂…这样就能离您的存在更…嘎…接近一分吧…”或许死灵也有所谓的回光返照,灵快消散时突发出模糊不成话的语句,成为用过即丢武器的灵魂至今仍不知真相,仍死命相信所谓的神,所谓的正义。

冷眼馀光瞄向角落死命挣扎的俘虏,真可悲,生前置信上帝可带他们灵魂到天上美好天堂乐园的教徒们啊,你们可知灵魂一旦被外物损伤便无再投胎的可能吗?何况,所谓的天堂即使存在也不是给你们的,那里是天使和神的家,凡人灵魂乘载世俗的罪孽是无法上去的,再信神再虔诚也无用,因为,那不会减少你灵魂的重量。

你们,只是被利用就丢的棋子罢了。

现在,连转世的机会也没了,被教廷以不明手法加工并受圣力持续损伤的灵魂已是无用之物,再世也只能成为飞禽走兽甚或植物一类的生命,人类…不可能了。

“神父…神啊…救救我…快将我从邪恶的吸血鬼手上带走…神啊…”继续和精神上的支柱求救,身上手脚和颈上绵绵密密发出圣力的器具疼得难受,但却将一切罪过推到血族公爵身上。若非他,若非血族,若非魔物,他不会疼不会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低下该死的魔物害的,是的是的,都是他们害的。

“你口中的神父和神不会救你的。”冷言,往绝望双眼空洞无神的灵魂头上泼一盆冷水,转头以瞪得圆大的眼看“你以为作为武器的你们有什麽值得被救的价值吗?你们不过是实验品罢了!”
“肮脏的吸血鬼!闭上你的狗嘴!不许你诬蔑我们伟大的神!他们会救我的!是你!是你害的!”低下的灵忽儿发狂大叫,趴在结界上的脸挤压变形“如果没有你们,神领导下的世界将是多麽光明!去死去死!!哈哈……”

无须动手,灵力被吸尽的灵魂陡然消失,频频发出圣力的环失去支撑和能量落下,俘虏的灵魂彻底毁灭消散人世。

凡是阳光照到的每一寸土地都有阴影,这世界不可能只有光没有影的存在,而影,却是自世界开创之初即存在的。

“真可怜,不过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此评道,然不带感情安静离开地牢,他要的资料已收全,足够了。

----------传说中的分隔线-----------

教廷的肮脏触手也伸向了其他地方。
布罗利还苦恼该以何种名义留下悟空时,远方发生的事立刻夺去他的注意力,他无从细想也无法再想。

“报告将军!博瑞夫族受到不明攻击!死伤惨重!希望将军能亲自前往坐阵!”天才刚明,连早餐都未来得及食用,手下慌忙站在门外急速敲门“将军!事态紧急!请容属下进入房内替您呈报最新战况!”
“…快进来!”睡意顿失,随性穿着宽松裤子入睡的男人锐利的黑目盯着属下“是内战还是和异族的战争??”

“这…只知道死的很惨,通报人员到现在也查不出敌方身份…”战战兢兢不敢抬头道,深怕将军降怒。
“…来人!立刻替我准备,等下就出发!”不容刻缓,布罗利马上换上战斗时的军装,亲自到第一战线坐阵。

悟空…先别告诉他,留在这静静待我回来。
未事先告知睡眠中的男人,布罗利随属下前去。

人间炼狱,现场的一切凝结成四字。
温热的族人鲜血流过马靴底部,炽热的焰火持续燃烧,碎肉尸块浑着浓厚污血洒了一地,处处可闻家破人亡的未亡者哭泣痛苦声,垂死的战士少了胳臂,撕裂处潺潺不绝热血润湿了身体,身下担架染了一片红,鲜艳。火烧尸体的腐臭酸味混合悲绝哭声丝丝入耳,一路经过破碎不堪族人遗体,内心狠狠被揪了下,痛苦。

“竟然没被灭村…”除了战士死了九成五以上,战时立即遭疏散的老弱妇孺意外的损失不重,毁坏火烧屋子也这和普通战争不同,在某处彷佛被分隔一样,自那范围向右处几乎完好无缺…

这伤口不像刀伤人为,更像野兽撕破食用後的样子…但印象所知此处并无足以和狼人对抗的野生魔物,而且内战也差不多结束,未听闻另一族的战报,族内混战可排除。

是人类吗?不记得最近和哪处的人类有结仇过,不太可能,因为,狠心的人类绝不允许任何後患的可能。

四处搜察巡视,除了了解敌人是残暴无比的血腥怪物,布罗利甚至连敌方长何样也不晓,所有有幸窥其面者已不幸战死沙场,被趋离人士又躲在安全处不敢出来,其馀通报者和战士都在负责族人的安危或距离过远,竟无一人可提供足够资料给自己参考。

只有见到死相更惨的族人,以及痛苦笼罩的生存者。
是谁?是谁想挑战狼人的自尊?是谁!

---------传说中的分隔线----------

“嗯…这可能是教廷的内部生化武器组弄的…”
“是吗,悟空你是如何知道的…”过了两秒“你怎麽会在这??”

他不是该乖乖待在家中等自己吗?怎麽!?

“罗利XD!”笑嘻嘻看着两米男人“醒来发现你不在啊!然後就问了管家,他就说你来这了,於是我就跟来罗~~”
“但…你哪来的交通工具??”两处距离纯步行要花多久时间??

“瞬移!我有血族血统忘了吗?”微笑道,额上渗出丝丝疲累赶路汗水“虽然…得分好几次才能到达目的地也很耗体力啦…”
“……”混合多种族的基因还真好用…“那你怎知道是教廷的?没感觉到有圣力存在。”
“因为…我以前有看过嘛,看过他们用那些怪物实验~~没再破坏应该是那实验怪物发狂了,他们只有快点撤退回去,将馀力放在控制怪物上罗~~”体力消耗肚子饿了,悟空像小动物般在布罗利身上搜索,寻找食物补充“有没东西可吃…饿了…”

“你是生化武器之一…??”曾有耳语传出教廷秘密地下以人体实验武器对抗黑暗实力,未料竟是真的。
请随行属下将路上准备却心情不好未食用的早餐给了悟空,食完後,方有精神继续解释。

多年和各种黑暗种族对战的结果使教廷了解到,光凭圣力和神的力量仍不足以匹敌,於是,他们将不同族给俘虏,将不同基因混合培养,试图创造出无思想一心任他们使用的战士。一次次的实验结果,而悟空便是其中较成功的例子,没有在途中暴毙死亡,也未出现失衡现象,可惜他总是装傻假装听不懂上级命令,不破坏指定物反而跑去和他们聊天玩耍,气得教廷人士牙痒痒。

这次破坏狼人小镇的怪物,便是仅次於悟空的实验体,除了一些小缺失外,对教廷而言却是近乎完美的生化武器。

“实验室破坏…实际上是他们对你的歼灭行动吧…”现在话语和之前结合一起,布罗利低道。
“差不多XD!所以就跑了!”轻描淡写带过,笑得没心没肺,好像旁观者诉说某个路人的故事。

“……”迎上那双眼,他看不到一丝一毫的伤心,仅为自身利益狂对实验体上做各种试验的神父科学家,他们是不会珍惜的,对一个武器何需付出感情?而悟空,对那基地亦没感情,逃出来舍去一切才是真正的生活吧…“那回去吧。”

片刻,未听到答覆,低头探望,黑发少年眼神茫然盯着火海和尸山,目不转睛,看傻了。

如果当初我听话,那…我所到之处都会变成这样吧…
变成他们的杀人机器…存在目的就为除去异己…

在想什麽呢?是厌恶这片惨景,还是刚才的回忆触到某个不愿探究的深处?
是什麽…?

不需话语,此刻任何话也难以安慰,又或许他根本不需安慰,狼人一手搂着对方,拥抱靠在身前的少年。
许久,红光闪现的火被浇熄了,遍布寸地的族人遗体也渐渐消失眼前,妥善安葬处理,终於,悟空动动身体,微微抬头看了布罗利笑了。

“罗利,我们回去吧!”
“嗯,回去了。”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No title

一定是被哈利波特影響的潛意識寫出的東西也像了!@@
哈哈哈,為什麼呢XD是因為很叛逆還是??@@

那話是在高中時國文老師說的,她說當我們覺得自己可憐時就代表一定很可恨=ㄅ=|||

因為去想太累了,乾脆假裝不在乎無所謂,卡和空用不同的方式面對呢。空是一直傻呼呼的帶過,卡是壓在心底用更強硬的外表去掩飾@@

他會幸福的啦XD

不是哦,是更後面一些的@@我好像寫了很多屍體類|||

No title

一開始特天面對那些亡靈的時候,某一句會讓人想到催狂魔耶XDDD

然後它們在哀嚎哭喊那段,卡的反駁看得我好爽,怎辦XDD||(想到$%#@←消音

>>“真可怜,不过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
這句話覺得好有道理.....不過好像是只針對那些執迷不悟的那種(啥?

原來空那麼強大是那樣來的TAT 秀秀,一開始他聽了羅利那些猜測而只是對他笑有點毛骨悚然耶@@ 也對...讓腦袋放空不去思考、裝傻也是逃避的一種方式,比起自己受苦好多吧......但...(怎瓣,我講話越來越矛盾@@@

之前W姊說一堆屍體的就是這個場景嗎@@

No title

就走習慣的就好XD我還是感到惡搞的寫超順,但要多多的找靈感!@@

No title

其實我應該是剛好相反...寫惡搞的比較慢ww
慢慢轉回惡搞路線吧~: )

No title

哈哈,好像是有這種的名畫呢,上方是閃亮亮的天神們享樂圖,下方是黑暗的地獄,或災難叢生的人間.......

但好像太正經了,這吸血鬼的文走向太正經了,我要轉惡搞點,要不速度會慢啊啊,惡搞的順利加對話一小時可飆到兩千五字,但正經有時一小時只有一千字otz

No title

哎呀...看到卡那段說天堂什麼的,
腦中突然出現雲上的神啊天使啊在享樂,
雲下則是有一群黑影在慘叫的景象|||

悟空是個需要疼愛的孩子(點頭)


其實我也經常是想到什麼寫什麼的XD
只是我的話就會進度不穩定(死)
我想...用適合自己的方法去寫就可以了: )

No title

抱抱,你們的回覆都我的動力啊,我需要你們的~~~~TAT!

難怪,因為回到家就不常上網了嗎,拍拍|||

達的能力實際上就是血族那文中主角的能力,我盜用了........@@
布羅卡卡的感情努力的培養中XD其實我都沒想到之後的發展,都是想到啥寫啥,汗呀@@

No title

達列斯的能力真特殊
悟空乖!有事不要悶在心理要出來喔,羅利會幫你的XDD

Wendy姊~我不是有意潛水的!!!
是因為放寒假了,我回家跟我妹搶電腦我搶不過她........我妹好凶的.....TxT

No title

不不,那個其實是他的特殊能力,每隻吸血鬼都有不一樣的特殊能力呢~~~@@

空啊.......是啊,再難過也不會表現出來吧,一直藏在心中不說出......

悟飯..........@@他我已經不知要放在哪好,這邪惡的角色啊!

都有吧,而且~很多人都潛水不回覆就沒動力了XD其實昨天有空寫也懶的寫XDDD再過段時間畢業我就回台玩,回來上班也就不知呢~~"哎呀,故事存我腦算了...........

No title

達列斯不是怪胎,他只是基因突變而已XD
我覺的其實悟空是個好孩子呀T口T
雖然表面一直在笑,其實心裡很悲呀
想到實驗怎麼讓我想到悟飯XD

最近寫不出搞笑文可能是因為心情不好吧@@
過段時間可能就會好了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