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9-02-01(Sun)

逆天●特质能力

<逆天●特质能力>

送达列斯回家後,事实上,卡卡罗特并未直接瞬移回血界。

放他一个人对付那两个家伙应该是没问题,不过…直觉感到不妥…
还是留下来看看吧。

就是此想法使他瞬移地点转个方向,仅仅往住所楼下移动,拣个不引人注意的大厅角落沙发上坐着,心不在焉地看报打发时间,边用感知能力猜测上方三人的行动。

他忘了,达列斯虽然极力否认身为血族一事,然曾有无数轻易击败欲带他回族亲王候选人的他亦非泛泛之辈。
被特兰克斯知晓,肯定双眼瞪大惨叫『主人变了!天啊!』之类惨叫语。

有人来了,是先前两人的同伴吗?
幸好早事先置障眼法和消除气息的魔法於周身,公爵静静观察身材不高的黑发男子穿过层层大门,拿出张半透明卡给前方保安人员後,顺利进入以严格管制出名的社区。

气息相似,却又不同…那两个是外放型,很容易被察觉能力底子的人,但这个…探不透更深的能力值,看来是两人的上司或老大。
暂时不打草惊蛇,除非等下真的打起来再说。

默默在结界内观察对方的同时,忽然,黑发男子转头,锐利的眼神直直射向卡卡罗特之处,心头直直绷紧了一下。

被发现了?
念头刚起,然个小男人只是不停的看着他处,当电梯到达音乐响时,便头也不回进入电梯上楼。
原来还没发现,只是凭超人感应能力直觉到自己的存在,结界效果对这人竟发不出百分百效果,嗯…不可小看。

这个黑发男子即是寻找部下的贝吉塔。

----------传说中的分隔线------------

贝吉塔上去之後,楼上并未出现预想更激烈的战斗,仅限於男人到达前那巴和达列斯不算战斗的对决,就意义上更像是血族男子单方面的欺凌。仅仅上去不到一刻钟,带着三人下楼。

这次有了稍才经验,卡卡罗特更谨慎,又不着痕迹下了更多阻隔自身的结界,站在更远处以测安全的观察三人。他不畏战斗也不排斥,只是能避免则避免,他不是为找麻烦才到人界的。

“老大怎麽办…这个吸血鬼好难缠啊!就放他在这没关系吗?万一逃了怎麽办?”一头乌黑长发让人想无视也困难的男子好是无奈的说,外表无明显伤势口吻却极度恐惧。
“他不会逃的。”比想像中更低沉的嗓音冷道“刚刚多的是机会杀了我们,有这种能力的吸血鬼还有逃跑必要吗?你也给我用快生锈的脑袋好好想想!”

“但这次都没捉到猎物回去很难交待…”摸摸连点渣都不剩的人中,顶上无毛的那巴连小小的胡子也没了,挤眉弄眼惨兮兮道。
“这不用你担心。”摇指东方“忘了在不远处森林有很多魔物吗?随便去那捉一点回去就行了。”

东方,传说中禁忌的森林之一,住着无数法力高强的魔物,多不胜数,连教廷也无以应对仅能和其他抗魔组织联合封印林内魔物闯出,却无法赶尽杀决。

“老大…不要去那啊…”拉帝滋惨白如纸。
“贝吉塔大人…别吧…我们去捉其他的吸血鬼也好…”停止抚摸光溜溜没胡子的鼻子下方,那巴亦低声求情。

即使两人曾陪伴贝吉塔前往其他禁忌森林数次仍心惧不已,哪一次去是完好回来?第一次是还没到林内便被天然魔障冲击晕眩终至躺在床上休养一周,第二次被入口小魔物咬了口,差点伤口溃疡至死,第三次中了不明陷阱魔咒,第四次…他不想继续替惨败战绩增添更多难看纪录,纵使次次老大都会在最关键时刻拯救自己,但…能不要当然就避得远远最好。

“…罗嗦,真没用。”冷视两人“到时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在外面把风总行吧?”
“啊!不行啊!怎能让大人一个人前去!”自身危机化解却仍高声阻止。
“去,你们去了别扯我後腿就好,还想帮我?”抱臂斜视两位部下。
“这…”低头。

“…别吵了,我已决定,还不快快出发。”懒得再和这两人耗下去,距离某只恶心蜥蝪人回总部时间所剩无几,得速战速决。
“话说老大,你已经很强了,为什麽还要替那人工作?”光头男子不明白的问,不似自己和拉帝滋有把柄落在对方手上,为何贝吉塔甘心放下身段屈就於弗力沙?

“不是说过很多次?我想要长生不老,而他正好研究我所想要的,仅此而已。”为得到更长久的生命,是以拥有连其他种族也羡慕眼馋能力人类的他需要更长的寿命,如此,他才能变得更强,更强。
“是吗…”听了无数次答案,却不相信。

因为,每一次和贝吉塔在教廷密室见到实验中生物体有更新进展时,他脸上虽然挂着兴奋雀跃的表情,却很假。说不出哪一点感觉不对劲,但那巴的直觉告诉他,这男人肯待在教廷手下工作必要其他原因,即使,他不了解。

“老大,你想要游泳啊?”
“什麽??”
“否则为何直盯着外面的游泳池看?”离夏天还有段距离,老大的心已经放在南洋大海上啦…
“…还不快通知附近的人派车来接我们?”无语,转移话题收回视线,贝吉塔亦不明白怎会突然目光放空的呆看,不会真如拉帝滋所言真的想游泳吧?这理由真白痴。
“是是是!”遵命办事。

“那巴你又怎麽了…”都快离开大楼,个高壮汉仍傻傻立在原处望着窗户那方看。
“好多可爱的小狗啊…”心心眼直盯刚好经过窗边的可爱小米克斯狗群们,爱狗成痴的那巴双眼闪了又闪。
“……神经!再不走今天晚餐就吃香肉大餐!”
“啊!别啊!这就来了!”惨呼,急忙加紧脚步跟上。

“呼…他太敏感了吧?”确定三人都离开後,金发少年终於敢稍稍放松紧绷的警戒心“竟然下意识就捕捉到我的存在…回去找特兰克斯调查下这人,贝吉塔是吧…”

松口气,卡卡罗特总算打道回府,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处理。

------------传说中的分隔线-----------

无巧不成书,多种不可思议的巧合再度发生。

卡卡罗特才出声请管家帮忙查资料,紫发的小魔族恰巧听到两人对话,疑惑道『咦?你们说的那人好像我爸爸啊!』,方了解到,原来此混血魔族的父亲竟是稍早前碰到的不寻常人类贝吉塔。

“太不合常理了…他怎会是你的父亲?”以杀死所有魔物和投靠黑暗大帝子民为职责的人竟会是混血魔族孩童的父亲,无论从哪一角度思考逻辑都不对“若真的是,他第一个该杀的就是你和你母亲。”
“他的确常常在嘴上挂这句话,但不可能啦~~~”从小到大不知听了多少次也不见实行,他爸爸贝吉塔对他们母子是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说得难听却从未如此做过“最多就和妈妈斗斗嘴,没可能的啦~~”

至於贝吉塔和特南克斯的母亲布玛当年是如何相遇进而生下他,却是个世界级的无底之谜,曾反覆思考过各种可能,无一吻合。唯一最符合两人个性的是…布玛用某种方式骗到贝吉塔结果反过来要了他。当然,这仅仅是特南克斯私底下胡想猜测,以父亲高傲的自尊个性,隔天药醒酒醒後不杀了对方死无全尸便是不可能的。

又大概和魔族孩子询问些和贝吉塔有关背景资料後,卡卡罗特便送他和悟天回魔界,情况逐渐不稳的人界不适合两个孩子任意嬉戏,即使他们不是人类。

之前教廷那方派来的亡灵战士身上的金属环仍留有一个,以魔力暂时封住和外界接触,产生的一丝丝圣力弥漫於小小的封闭空间,若隐若现好似雾气充斥。虽未造成任何伤亡,将其发现汇写成报告发布各大家族知道仍是必要的,简单将事发经过和发现纪录於文件上,交予管家代为发布。

顺便不忘连带发了通知给负责亲王候选的长老组织,对於达列斯的逮捕回族行动已有进展,再过两天便可将人带回,完成任务,请他们务必准备好接下来的亲王交接仪式。

这个位子,我是势在必得的…

---------传说中的分隔线------------

白天从和特南克斯的交谈中,聊到些许教廷方面的事,是他不小心半夜偷听贝吉塔和布玛的对话得知的,有关生物改造的研发计划。

十八年前的事件应该和那有关吧…

卡卡罗特探究起过去记忆,那时,他已脱离幼年期,力量上亦急速成长,然仍不足以应付四面八方蜂拥而上的敌人。除了族内想趁早除去自己未来威胁存在的目前各大亲王候选人外,教廷那方势力也不放弃的持续派人暗杀。只是,从今次对话後,那个行动或许不能算是暗杀,真正目标是想取得高级实验活体血液作样本的事件。

刚对付轮番家族成员的车轮内战,哪有多馀心思对抗趁己虚弱之时偷袭的教廷攻击?若非族内的特兰克斯和17号察觉不对连忙瞬移寻找自己,恐怕,早已命丧那次战役。

性命保住了,身上的血却被教廷人士抽出许多,敌方几已杀之除尽,然仍漏了一个小杂鱼。我方人士击退敌人找到卡卡罗特时,血族少年全身上下皆被灌注圣力的十字架等神物捆住,精神陷入极虚弱处境,费了许久才解开身上强加束缚。倘若有不怕圣力的变态达列斯在场,被困者和解困者亦可少去遭圣力反噬的副作用。

现在想想,那时我的血应该早就被他们给研究实验透了吧?可能哪天对战的教廷敌人中会有流有自己血的『儿子』呢…真是可笑。

凌乱思绪毫无秩序的脑中搀或着,想着想着,疲累的肉体终於撑不住,睡了。

------------传说中的分隔线-----------

嗯…这里是哪?好像不是我的房间…

缓缓坐起身,安静半坐床上静看暗夜中的房,默默把眼前的一景一物映入脑中分析。

似乎在哪见过,但是在哪里?
手抚下巴想了约莫半分钟,快想到之时,一阵好听的男声唤住了他。
却不是叫他的名。

“空?怎麽了?半夜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吗?”无声的夜中男人的音更为磁性,有种迷人的成份慢慢麻醉神智,以致於忘了回答,也忘了在敌我不明时该作基本的防备动作“空??”

顺声音方向望去,一对幽深眸子在夜色中隐隐发出淡淡绿光,像野生的狼藏匿草丛中时的模样,他感受到眼中透露出的邪气霸道的气息,却少了威胁的压迫感,反使内心萌现情不自禁向往的冲动。

灯亮了,迟迟未闻回答的男人开了床头小灯,身体半伏垫上的看着卡卡罗特,似笑非笑的注视着。

唔,他长得也好像某位曾经相处过一阵子的人,很像…那个小狼人小罗利,但,会是他吗?
长大了,声音也变了,从说不清人语只会嗷嗷叫的小狼到面前英俊邪气的男人,会是他吗?

嗯,是作梦吧?怀念旧时无以见面的朋友所产生的梦境。
只是…即便是梦,也想确认。

“是你吗,小罗利…?”意识到时,卡卡罗特已轻声开口,不由自主说出内心想的话,小声寻求确认。
“小罗利?怎麽空你饿了连称呼也改了?”苦笑,摸摸少年脸颊“不会真的饿昏了吧?到时传出待在我堂堂一个将军府上却饿肚子的八卦可不好了。”

“咦?我不是空啊…”皱眉,他一直是叫卡卡罗特不是吗?难不成作梦时连名字身份也都有所改变?
“…你是谁…?”眸子眯成危险的一条线,蓦地起身近距离贴近对方,富含男性气息的热气流到脸庞上,低问“这表情不是悟空有的,你是谁?好像,我在哪见过你…”

是啊,是见过了,很久很久前我们见过的。

“啊…你是卡卡罗—”
消音,来不及听到最後个字,他失去身体的主控权,走了。

----------传说中的分隔线----------

“呃!?”趴在桌不自觉上睡着的男人霎时醒来,不小心撞到桌角发出『咚!』得一声,睡久的四肢肉体有些不受控制的酸麻。

良久,靠在椅背上的血族公爵稍稍整理好混乱的心绪。
刚刚那是梦吗?太真实了,不像是梦…倒似脱离身躯到了另一个地方。
不过,还是再找个人实验看看比较安心,要找谁呢…

於是,对自己的管家打起如意算盘,以他作为头号试验品。

嗯…但之前那次也不知是怎麽使出的,一直反覆想对方的名字样貌或许会有效?

靠在办公椅上的卡卡罗特闭眼静默特兰克斯的长相和名字
五分後。

“噢…特兰克斯…你好棒…”欲情蒙蔽的喘气声,随一次次运动传来的刺痛感,以及现在的暧昧姿势…
“!!下去!”想也不想,一脚踹开身上径自享受的黑发清秀样貌男子,半靠柔软的枕头思考。

呃,还真的成功了…
看看两旁为情趣装饰大片镜子内紫发倒影,卡卡罗特相信自己成功的暂时进入管家体内夺得身体的主控权。

只是…都这麽晚了不好好睡觉却在做这档事…
脸红尴尬中。

“啊…痛痛痛…”整理被踹下床乱掉的中分长发,17号略有不悦的抱怨,指指下体“喂!你再兴奋也不该踹开我啊!痛死了…你就不怕万一断掉了怎麽办!”

…虽然一直知道那个傻管家和17号感情很好,好的惊人,但没想到已经发展到床上肉体关系的良好互动…

处在特兰克斯体内的卡卡罗特没有说话,却临时想到一个主意,不妨趁此机会试验究竟能控制一个人到何种程度。
然,此次的试验结果却成为17号之後的恶梦之一。

“抱歉,那再继续吧。”淡然一笑,对貌秀男子比个『上来』的手势。
“嗯?怎今天的阿特突然不傻了?”印象中的薰衣草发色男人为人虽然正直能干,却也不时表现出带有傻气的一面,他从未见过现在这模样,简单的笑容却蕴藏更深的魅意,怎觉得很像他们的主人卡卡罗特…。纵使血族的人无一不是以外貌姣好魅力四射为名,但…还是不对劲啊…

“嗯?不上来的话…那我就主动罗?”又是一笑,然後突然将前方男子往床上摔去,趁对方未反应前率先压倒制其行动,扛起一条雪白大腿在肩上“请慢用…”
“什麽?啊啊啊!特兰克斯你这天杀的白痴!你怎麽能攻我!啊痛痛痛…而且还没有…哇啊啊啊!”疼到泪水夺框而出,坏心只顾着实验的卡卡罗特滥用别人的身体做坏事,并偷偷在过程中抽离神思,回到原来的身体“特兰克斯我恨你啊啊啊!”

“啊…我刚刚在做什麽?”身体遭占用期间记忆全无,下方交合处不住传来的紧缩感立刻抽回他的注意力“噢…真舒服…”
“你舒服我不舒服!还不快停!”只顾着喊疼的17号到现在仍未察觉前後的不一致,他满脑子只有疼到骨子发麻的难受,用力挣扎,指甲在特兰克斯胸前抓出好几道血痕。

“啊!好痛!可恶!17号你太过份了!”生气加速活塞运动报仇,身体本能告诉他接下来该怎麽做。
“啊!痛痛痛痛!”一时小小的复仇愉快得到的是加倍的疼痛如浪袭,两个笨蛋继续在激情中享受痛苦的快感。

公爵房内。
不是梦,那两个笨蛋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忘了使出隔音咒下还是听得到些许,亦能感受不稳定的两个魔力冲撞…
实验成功。

那夜,得到初拥二十年後的卡卡罗特终於发现他属於血族的特质能力,可控制他人心思身体的能力,藉由肉体甚至可使出本身所会的各种绝学法术。

然而,能够控制的人只有身上流有他血液的仆人或後代才有效,他曾试过控制其他了解的人,却不成功。并且,此能力精神消耗极大,无法持续过长时间,经过训练过後至多仅能一小时,代价却是之後的大半天疲乏无力。

----------传说中的分隔线-----------

是你吗?是二十年前不告而别的卡卡罗特吗?我还有很多疑问想问你…

“卡卡罗特!卡卡罗特是你吗?”
“啊?哇啊啊…罗利别摇啊…好晕!”

茫茫然的眼神和口吻,和先前的诚然不同,布罗利了解那个卡卡罗特已经不在了,悟空又回来了。

“啊…抱歉…”松开紧抓的手,歉意摸摸头。
“嗯…@@”摇摇头,眼神仍有些涣散“罗利为什麽你要将我摇醒啊?”
“嗯?你都不记得吗??”
“咦?我做了什麽??”抓抓头努力回忆。
“真的都不记得了?”再次逼问。

“呃…也不能算都不记得,不过很不清楚就是了…只觉得身体好重头好昏,什麽都不想去做也不想去想…”朦朦胧胧的画面和梦境一样,所以,悟空索性不予理会,懒洋洋的任人控制。
“……这样…”

咕噜咕噜~~~~
一阵适时的肠胃蠕动声打破沉静,悟空看看肚子再抬头望望男人,嘴角微微上扬。

“那个…今天宵夜是什麽?XD”他又饿了。
“不知道,下去看看吧~”使劲弄乱对方的头发坏笑,他没有说出内心未解开的疑惑。

如果刚才出现的那位真的是卡卡罗特,他在哪?
未来还能再见一面吧…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No title

弗力沙太適合作boss了!其他的都沒這適合@@比起卡貝我覺得貝卡比較好玩,哈哈!雖都沒再細寫@@

前面都給大家塞點很慘的童年,營造可憐的形象!(?)達會很照顧他的XD

嗯!就是那樣的XD所以空身上的血族血就是卡的哦~~@@嗷嗷,好高興XDDD!

空的嘛...給個提示,和魔族有關XD

No title

貝好像到哪都脫離不了兩件事,一個是服侍弗利沙,另個就是對卡有莫名羈絆XDD 辛苦你了嗷!

卡卡過得好艱辛TAT 小達達你以後要努力讓他幸福啊啊!!

秋姬那句話讓我瞬間恍然大悟!!(我真笨TAT)因為卡卡睡前在想是否有人得到他血液所以才會入侵到空的腦袋嗎?那整段好浪漫啊啊啊啊啊>< 我喜歡這種的!!!

空的頭髮是黑的純粹是因為不同族的血的關係還是什麼@@

No title

如果說是傳承同樣基因的話,部份算是哦@@!不過他身上還有很多基因XD|||

巴達克因為沒想到寫啥就先領了,但,死了不一定是真的死,活也不一定永遠活啊XDD想當初看另一篇血族文,那系列中我最愛的角色就是一開始就掛的角色,然後最後因為不知名的歡迎度很高,他就出現續篇系列還復活了呢~~~XD

No title

所以空是卡卡"生"的囉XDD
巴達克剛出場就領便當了XDD

No title

汗,不是雙子感應,文中和大特或17也可以操綜........就是題目的特質能力...........||||

巴達克是血族的哦,是讓卡卡羅特成為血族的前親王,不過掛了otz一出場就令紅包的人..........

至於頭髮嘛,這個未來會說明的,雖說我在之前的文中也有埋下伏筆~

No title

又是雙子感應囧?
如果悟空是用卡卡洛特的血做出來的
而悟空的黑髮
巴達克也有可能是教庭的人?@@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