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9-11-10(Tue)

House Party●中

一話寫不完,只好再多寫一篇了= =

<House Party●中>


復活後的達列斯就被大家趕時間為由三兩下扒了上衣沒放太多心思往臉上身上東塗西抹一堆不明染料化妝品外加增加真實度假傷偽疤在身上然後往邀請函上所列地址啟程前往到約定的派對集合地點。


“喂!為什麼本大爺前面被虐待的部份字數多到爆,現在講到正式上妝就一句話不加逗點停留的帶過啊!這樣是在搞膚色歧視!”不滿自己的出場換裝隨便講了幾言就消失,某達咬牙切齒地叫。
“嗯,所以派對地點就這麼走…”布羅利等人徹底無視吵吵鬧鬧不停的喊語,逕自在電腦上Google目的地地址尋找前去方位指示。

“喂!不要無視本大爺!靠…竟然直接飛走是怎樣!”看著三人連同自己心愛哈尼化成三道藍光往夜空中飛去,抱怨吐槽沒人理會的賽亞人不滿地跳腳生氣“哼…那我自己飛過去…咦?邀請函呢?怎麼不見了?還有剛剛他們在電腦上搜索的位置結果怎麼也都消失刪除了?喂!做人不要太過份啊…!!!”

最後是被布羅卡卡拖著走的卡卡羅特良心不安瞬移回來接他,否則連邀請函都被偷偷帶走沒記住派對地點的達列斯恐怕只有挨家挨戶的尋找了。尋氣?不行,那幾隻惡作劇上癮的賽亞人早已戴上特製的道具隱閉氣息,縱是熟悉以氣找人的戰士也無法以此探知微薄到可直接無視不計的氣息所在。

有了Google大神協助下,派對地點找到是找到了,只是…

“你確定我們要去的是這個殘破不堪快倒的房子而不是鄰近幾街的超大別墅派對嗎?”偏頭望了幾下豎立面前的破舊大屋,布羅利以極為懷疑的口氣詢問達列斯,畢竟他們兩人只是在路上購物抽獎得到邀請函,對此詳情一概不知,而達列斯至少有上網查過些資料,多少會有些了解“這個真的是鬼屋。”

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

看了好幾次邀請函上的地址,將兩份上面標明的地點都對過無數遍無誤,也往指示地點所在的街牌確認多次,這,的的確確就是與函上點明的場所一樣,今晚的萬聖節House Party場地。


“哎呀呀~~~~”沒必要地裝模作樣將手靠在額邊作遠看樣,扮成科學怪人渾身傷疤的男人壞笑“這當然是囉~~~沒看到這屋主人用心多良苦?為了配合萬聖節的詭異氣氛特別將名貴豪宅都改裝成恐怖電影中的詭譎樣~~~~”

“…這更像是刑場或是亂葬崗…”卡卡羅特眉頭從來時就一直皺的緊緊,在他看來這裡處處是枯木亂石,大雖大,但凡屋子範圍內的氣息就是一個陰字,他感覺不到有生人活物的氣息,連鬼怪小說電影中常出現的烏鴉黑貓蝙蝠也一隻都沒看見,想是連動物都直覺對此地陰森氣氛所擾,紛紛飛往逃去他處。
“哇,這才叫做佈置得好啊!能夠讓我們一看就感受到可怕氣氛還不夠好嗎?啊哈哈哈~~~”完全不為所動,達列斯堅信此處便是派對所在“大家可能都已經進屋去了哦~~~~這裡的隔音設備還真好啊…我們站在這都聽不到也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以後等活動結束後也向這主人請教下在哪買材料建造的啊…”

“……白癡…”布羅利翻翻眼道,其他兩人跟著點頭贊成“我還是覺得旁邊那個看起來比較像是宴會的…走,卡卡我們去那。卡卡羅特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別和達列斯這腦子都殘掉的人待在這無聊的地方~~~”
“呃…”

一絲困擾出現於翠綠的眼眸中,沒能立時下定決心的卡卡羅特使達列斯驚慌,假如連他的情人都跟兩隻臨時變卦的壞小貓們離開,那他豈不成為一個有情人卻只能單身赴約的可憐人士?不行!

“達列斯…”沒有立刻說去或不去,他只是窘迫地轉頭看了一下男人,漂亮的唇微微動了幾下,好像是想拒絕卻又不好意思將話說得太明,似是想以弱兵之姿轉而達到自己目的地。
“不…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不啊!我不要你和兩隻小貓們去!可是…我也不想被你這…你這…你這讓我看了想要撲上去一口吃乾淨的表情看啊!害我超想要現在就在和你一起玩超快樂的遊戲啊啊啊!”

“小羅利、悟空,我們走吧。”後半段話語促使卡卡羅特快刀斬亂麻,再也無所顧忌,直接和想要到金光閃閃外表一看就是有錢人舉辦的豪宅宴會的布羅利和悟空離開。
“啊啊啊!哈尼別這樣小氣啊!我只是開個可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啊啊~~~~”對天慘叫,然而加速和兩人離開的賽亞人假裝沒聽見,狠心毅然決然拋下無意中透露真實想法的達列斯“哎…那本大爺還要再進去參加嗎…”

老實說,剛剛對三人講得那番說辭連他自己也不相信,畢竟之前在網上查到的資料顯示,此屋主人歷年來舉辦的派對雖然場所地點個個不同,卻都以高格調華麗奪人眼目為一致共通點。而今日的雖然有達到讓人印象深刻難以忘懷的指標最高點,可是…卻是往截然不同方向奔去的指標,他審美觀價值觀再怎麼偏再怎麼和正常人不同,也不會認為這裡有什麼令人期待的美好派對經驗體會。

“嘖…可是現在就跑去找他們不就等於是認輸舉白旗了嗎?那太丟臉了哪~~~但也不想要進去啊…”杵著下巴來回跺步猶疑,礙於無用隨即可拋的自尊心,達列斯不想現在就跑到光是站在幾街外就能聽到賓主盡歡熱鬧非凡大屋傳來的嬉戲歡樂聲處,但是…他也不想跨步進去乍看很骯髒實際上更是髒到無法言喻的『派對』場地“怎麼辦啊怎麼辦~~~好煩惱啊~~~”

來回徘徊不定,不時抬頭看看散發令人想立刻起身離開氣息的怪屋,打從來到此處起他便覺得似乎有東西被他遺忘在腦海深處,是很重要的事,可是無論怎麼想卻也想不起個蛛絲馬跡。

奇怪…好像在哪有看過有關這屋子的報導,不過是在哪?而且是有關於什麼的?唔…難不成真如羅利小貓所言‧本大爺的外表不老但記憶心智已經真的老化了嗎?呸呸呸!我幹嘛自己洩自己氣啊!切~~~

“達列斯叔叔你在這做什麼呢?”帶著上次抓來仍未有機會出場的鳥兒散步順便增廣見聞的少年湊近壞笑道,從他站在旁邊觀看表情動作變化多端的賽亞人已經有差不多十分鐘了,而對方卻遲遲未察覺自己存在,沉浸在自己漫無邊際思緒中思考,忍不住上前低聲捉弄。
“哇啊!悟飯?悟飯!啊啊啊啊!”剎那間,將賽亞人與身俱有的速度和爆發力發揮到極限,只是一個轉眼不到達列斯已穿越長長庭院到達被濃霧遮蓋無法見其真面目的詭屋之中。

即使他什麼也沒做,只是一句話加稍微近一點的行動,對於身體本能已將悟飯列為頭號天敵的男人卻已是刻之入骨髓的恐懼。

“哎?我好像啥也沒做吧?”苦笑,低頭向是在詢問寵物鳥的說。

之前的猶疑不決在瞬間消失不見,達列斯跋腿就跑向本來遲遲不肯進入的鬼屋之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嚇死本大爺了…怎麼會好端端的遇到悟飯那小子啊…”連續幾小時的情事或戰鬥都不見得會累到喘氣,僅僅一個小小的追跑卻已使達列斯冷汗附身,擦不停的冷液滲漏出皮膚,貼身衣物竟已濕透“話說回來…這裡是哪啊…”

待他回神,人已處在方才考慮良想進卻又不想盡疑雲重重的建築物中。

“啊!我想起來了!難怪在哪見過的感覺…”一個響指,達列斯腦中混沌不明的想法終於能夠連繫在一起“先前報得很大的吃人屋不就是這嗎?”

吃人屋三個字的確在初開始想到時讓他嚇了一跳,然而再想想,它再怎麼強也只是吃普通的地球人,對於宇宙中的戰鬥民族賽亞人還能發揮吃人的本事嗎?恐怕不行。

“哼哼哼~~~沒啥了不起,只不過是吃人嘛…本大爺倒想看看你這鬼屋有多大的本事啊…”得意地從鼻子呼了幾口氣,甩甩手轉轉腿,許久沒來場真正的戰鬥,他可是對能夠登上報紙具有威脅殺傷力的神奇屋子頗有期待“就讓本大別看看啊~~~哎呀呀,不過就是房子暗了點黑了點髒了點罷…這樣也能叫做食人屋嗎?哈哈哈~~~笑死了!不如本大爺將屋子掀來看看啊?嗯哼?哈哈哈~~~沒反應嘛~~~”

豁然想開的男人瘋瘋顛顛的又喊又叫,除了家中那幾個變態級的超級賽亞人之外,普通的對手碰到他還是很苦手的,過去在宇宙間和屬下闖盪搶劫絕非花拳繡腿的草包,光是在戰鬥力上贏還不夠,還得應付真槍實彈經驗豐富技巧變化多端的戰士手段才有可贏的可能。

當然,碰上悟空、貝吉塔或布羅利階級上差之過多的人,什麼技巧也都不用談了,一掌就能劈死。

“果然都是子虛烏有嘛…切,人類就是愛大驚小怪,頂多是小狗小貓跑進去失蹤咩~~~然後能力太差找不到就隨便掰個罪名給這間沒人住的屋子,哎哎~~~~真是太推卸責任的種族~~~”擺擺手,似是對自己的無憑無據推論很滿意,隨性在屋中無目的亂走,四處參觀久未有人煙處處是灰塵和蛛網的舊屋“不懂用氣去探知敵人所在的人類可真是蠢啊…這裡根本什麼人也沒有啊…嗯?這地板真別緻,做得可真像是一張大嘴…唷,還真的會張開?啊?”

啊嗚,一根長長暗紅的舌頭突地由嘴型圖樣伸出,如青蛙吃蒼蠅熟練地將男人捲了起來,從頭至尾包裹得緊緊,然後消失,整個過程不到半秒,好像從來就沒有人來過此處一樣。

------------傳說中的分隔線------------

熱鬧無比,會場宛如盛大的王宮宴會,處處華麗的無可挑剔,比起達列斯家要過之而無不及。牆壁門柱,鑲金嵌銀,珍珠寶石,名畫古董,各種各樣在電影小說中才有機會見識到的事物幾乎都能在此處看到。不止一組樂隊,適場地氣氛不同有扮裝不同的樂隊替賓客演奏音樂,跳舞舞池中的樂隊打扮為惡魔,所演奏的曲風都是聽了就能馬上激起體內潛在舞蹈細胞的歌曲;提供來賓無限自助式餐點的廳堂則是天使或精靈扮裝,以促進消化的柔和樂曲為主,而酒吧中的又是不同的主題,替想休息談天的賓客準備,因此巫師女巫的服裝配以魅惑輕音樂再適合不過,許多想要認識男男女女的客人自然而然會聚集此處,與不同領域的接觸認識。是以剛踏入大門的那刻,不,院子的第一步就有進入另一個世界的錯覺觀感,有錢有權能夠到達的境界有時是連想像都難以接觸的。

與其他人前來目的不同,位在充滿美食美酒廳堂的三位男子,他們雖然是照著邀請函上所述做了萬聖節的相關打扮,卻漏了很重要的一點。

這位主人要求的不是通俗扮成鬼怪的打扮,即便此處服務生、樂隊或廚師等人也是扮裝成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卻都秉持著相同的一點-----一律以高貴優雅氣質路線為主軸。

三位賽亞人本身外貌身材固然不錯,但身上所穿臉上所抹的化妝品,明眼人一看就知是在連鎖店特價區拿來的產品,而且還是臨時想到好像需要扮裝改頭換面才匆匆忙忙到最鄰近的店胡亂抓一把,全然沒有事前精心策劃想讓所有出場來賓都嘆為觀止驚為天人的想法。

最回歸原點的萬聖節扮裝在此反而突兀,小孩子零用錢都可購買的裝飾品有些登不了大雅之堂。

本來嘛,如此隨便穿著無疑就是對花重金舉辦派對的宴會主人的不敬,再怎麼樣禮貌上也該稍微將自己打扮一下符合宴會的主題氣氛,自己不怕丟臉仍不夠,重要的是每一位被邀請的賓客同樣也代表活動主人的品味所在。

幸好卡卡羅特在一路上觀察普遍賓客的共通點後,查知問題所在,聰明地在進入會場遞交邀請函時發揮葛瑞恩俱樂部的待人處事原則,亦不知有意或無意眨了幾下眼,順利打亂把關人員的心防,和另外兩隻賽亞人大搖大擺進入會場。

皮相好就是吃香,賓客或是心動的服務生不用特意吩咐或以小費打賞換取相對服務,自然而然拿著高級扮妝舞會專用的化妝品和飾品替三人改頭換面。縱使,這所謂的重新改造成足以進入廳堂的換裝實施上可以堂而皇之吃豆腐伸鹹豬手稱之。

依舊是扮演著來時的醫生科學家、惡魔或天使,但在觀感氣質上已徹底進化,至少嗅不出廉價的味道。

“不知道是哪家的小鬼將兩處的街道牌給調換過…”叉子優雅地將沾了魚子醬的醺魚送入口中,卡卡羅特皺眉道。

就是因為被調換,所以他們才會被誤導到擁有吃人屋之稱的鬼屋。
可是…他們是在Google地圖尋找的,就算是街道上街牌被更改,電腦上給予的應該是正確位置才對啊…

“可能惡作劇也是萬聖節的習慣之一?@@”不在意道,另一隻共生靈魂明顯對此不甚在意,打從進屋看到宴會中有各式各樣美食甜點的瞬間,他的心情開關就被打開,不停像蝴蝶在各道不定時更新補齊的菜餚間舞動,只可惜人家蝴蝶舞的優雅,悟空是很隨性的東跳西跳渾然沒有大人該有的樣子。

“還好沒聽達列斯的鬼話留在那~~~”同樣不知道吃了多少盤以倍計算餐點的布羅利淡道,就算對環境不是很在意也不會想待在一看就沒食慾和心情的場所。
“嗯,反正他說要進去也只是裝裝樣子,等一下應該就會回來了。”想了想,碧綠眸子的主人決定不再理會情人所在,也不是小朋友,也非身處異界或遇上強敵,等到他無聊膩了自然會飛來找他們的。

於是一邊在天堂享樂,另一邊…應該算是地獄?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